红鬃烈马

红鬃烈马

红鬃烈马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7-13 21:16    关注度:

  薛平贵:老生

  代战公主:旦

  高嗣继:小生

  《武家坡》徐东明饰薛平贵、徐东霞饰王宝钏情节

  唐丞相王允,生有三女,大女金钏,嫁苏龙,官居户部;二女银钏,配魏虎,兵部侍郎;三女宝钏,因过宠嬖,在十字陌头,高搭彩楼,抛球选婿。球中花郎薛平贵。王允嫌贫爱富,悔却媒介。王宝钏力争不果,与父三击掌,随薛平贵投奔寒窑。后来薛平贵降妖有功,封为后军督府。王允参奏,改为平西先行。平西傍边,苏龙、魏虎别离为正副元帅。魏虎与王允合谋,屡寻托言要斩薛平贵,经苏龙阻拦,遂加鞭挞即令会阵。薛平贵竭力苦战,获得大胜。魏虎又以庆功为名,灌醉薛平贵,缚马驮至敌营。反被代战公主招亲,并驾坐西凉。过了十八年,王宝钏清守寒窑,备尝艰辛。老母切身看望,并无懈志。薛平贵闻讯,盗令回国。值唐王晏驾,王允篡位,发兵捉薛平贵。由代战公主保驾,薛平贵乃登宝殿,王宝钏亦被封为正宫娘娘。

  全剧共十三个剧目。这里收入的是《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经常上演的四折戏。

  按照《典范京剧脚本全编》拾掇

  录入:白头翁

  《彩楼配》(按照《戏考》第三册拾掇)

  《三击掌》(按照《戏考》第二十三册拾掇)

  《平贵别窑》(按照《戏考》第三十六册拾掇)

  《探寒窑》(按照《戏考》第二册拾掇)

  《赶三关》(按照《戏考》第十二册拾掇)

  《武家坡》(按照《戏考》第五册拾掇)

  《算粮登殿》(按照《戏考》第八册拾掇)

  《回龙阁》(按照《戏考》第十一册拾掇)

  《花圃赠金》(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彩楼配》(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三击掌》(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当兵降马》(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平贵别窑》(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误卯三打》(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探寒窑》(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鸿雁捎书》(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赶三关》(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武家坡》(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算军粮》(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银空山》(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大登殿》(按照《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潘侠风藏本拾掇)

  全剧脚本:纯文本格局

  薛平贵(内西皮导板)一马离了西凉界,

  薛平贵(西皮原板)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

  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

  薛平贵好一似孤雁归来。

  老王允在野中官居太宰,

  他把我贫贫民哪放在心怀!

  恨魏虎起妒心将我暗害,

  苦苦地要害我所为何来?

  柳林下栓战马

  (西皮散板)武家坡外,

  薛平贵(西皮散板)见了那众大嫂细问畅怀。

  (白)各位大嫂请了!

  邻居(内白)请了,军爷敢是失迷路途么?

  薛平贵(白)并非失迷路途,我乃找名问姓的。

  邻居(内白)出名便知,无名不晓。

  薛平贵(白)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氏宝钏。

  邻居(内白)军爷来的不凑巧!

  薛平贵(白)怎样不凑巧?

  邻居(内白)刚才在此剜菜。

  薛平贵(白)现在呢?

  邻居(内白)反转展转寒窑去了!

  薛平贵(白)烦劳大嫂,与我传递一声,就说有人与她带来万金家信,叫她前来接取。

  邻居(内白)请少站!

  薛平贵(白)有劳了!

  邻居(内白)啊,王三姐!

  王宝钏(内白)做什么?

  邻居(内白)有人与你带来万金家信,叫你前往接取。

  王宝钏(内白)有劳了!

  (内西皮导板)多蒙邻人对我言,

  王宝钏(西皮慢三眼)武家坡又来了王氏宝钏。

  站立在坡前用目看,

  那一旁站定了一位军官。

  假意儿在此间把菜剜,

  他那里问一声我好回覆一言。

  薛平贵(西皮原板)这大嫂传话

  (西皮快板)太迟慢,

  武家坡等得我好不耐烦。

  下得坡来用目看,

  见一位大嫂把菜剜。

  看前影看也看不见,

  后影恰似妻宝钏。

  本当向前把妻唤,

  (白)且慢!

  (西皮摇板)错认民妻礼不端。

  (白)大嫂请了!

  王宝钏(白)请了!军爷敢是失迷路途么?

  薛平贵(白)阳关大道,哪有失迷路途之理?我乃找名问姓的。

  王宝钏(白)出名便知,无名不晓。

  薛平贵(白)提起此人,大大出名!

  王宝钏(白)但不知是哪一家呢?

  薛平贵(白)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王氏宝钏。

  王宝钏(白)噢!王宝钏?

  薛平贵(白)恰是。

  王宝钏(白)军爷与她有亲?

  薛平贵(白)非亲。

  王宝钏(白)有故?

  薛平贵(白)非故。

  王宝钏(白)非亲非故,问她何为?

  薛平贵(白)大嫂有所不知,我与她丈夫同军吃粮,托我带来万金家信,故而动问。

  王宝钏(白)王宝钏反转展转寒窑去了,军爷将手札交赋予我,我与她带去就是。

  薛平贵(白)我那薛大哥言道,手札要面交本人。

  王宝钏(白)若不见本人呢?

  薛平贵(白)原书带回!

  王宝钏(白)军爷请少站。

  薛平贵(白)请便。

  王宝钏(白)哎呀且住!想我儿夫离家一十八载,今日才有手札回来,本当上前接取,怎奈这衣冠楚楚,这便怎样处?我自有事理。

  啊军爷,我与你打个哑谜,你可晓得?

  薛平贵(白)略知一二。

  王宝钏(白)这远?

  薛平贵(白)远在天边,不克不及相见。

  王宝钏(白)这近?

  薛平贵(白)莫非你就是薛大嫂?

  王宝钏(白)不敢,平贵之寒妻哟!

  薛平贵(白)来、来、来,重见一礼。

  王宝钏(白)刚刚见过礼了。

  薛平贵(白)有道是,礼多人不怪呀!

  王宝钏(白)好个“礼多人不怪”。拿手札来呀!

  薛平贵(白)告便!

  王宝钏(白)请便。

  薛平贵(白)哎呀且住!想我平贵,离家一十八载,今日夫妻相会,并不相认。这……

  薛平贵(白)我自有事理。

  (西皮快板)洞宾曾把牡丹戏,

  庄子先生三戏妻。

  秋胡戏过罗氏女,

  薛平贵调戏我本人妻。

  (西皮散板)把书取,

  (白)哎呀!

  (西皮散板)我把大嫂的手札失。

  王宝钏(白)手札呢?

  薛平贵(白)失落了!

  王宝钏(白)放在何处?

  薛平贵(白)弓插袋内。

  王宝钏(白)敢是没关系的地点?

  薛平贵(白)恰是要紧的地点。

  王宝钏(白)既是要紧的地点,因何失落了?

  薛平贵(白)一路之上,抽弓打雁。

  王宝钏(白)打雁做甚?

  薛平贵(白)打雁果腹。

  王宝钏(白)莫非那雁儿吃了你的心肝不成?

  薛平贵(白)啊大嫂,一封手札,能值几何,为何启齿伤人?

  王宝钏(白)你岂不知“为人谋而不忠乎?与伴侣交而不信乎?”失落人家的手札,怎不叫人肉痛啊!

  薛平贵(白)啊大嫂,不必啼哭,那手札上的言语,我还记得几句。

  王宝钏(白)如斯说来,我倒大白了。

  薛平贵(白)大白何来?

  王宝钏(白)想我夫带来手札,内有安家银两,一路之上,被你破费。你道是与不是?

  薛平贵(白)不是的。那日薛大哥修书之时,我在一旁打点行李,偷看了几句,故而记得。

  王宝钏(白)如斯说来,你却是个有心的人了?

  薛平贵(白)我如有心,还不失落你的手札呢!

  王宝钏(白)站远些!

  薛平贵(西皮导板)八月十蒲月光明,

  王宝钏(白)住了!虎帐之中,连个灯亮都无有么?

  薛平贵(白)虎帐之中,哪有很多的灯火!

  王宝钏(白)全凭何物?

  薛平贵(白)皓月当空!

  (西皮原板)薛大哥在月下修书文。

  王宝钏(西皮原板)我问他好来?

  薛平贵(西皮原板)他倒好。

  王宝钏(西皮原板)再问他平和平静?

  薛平贵(西皮原板)倒也平和平静。

  王宝钏(西皮原板)三餐茶饭?

  薛平贵(西皮原板)小军造。

  王宝钏(西皮原板)衣衫破了?

  薛平贵(西皮原板)自有人缝。

  薛大哥这几年运欠亨,

  他在那西凉国受了苦情。

  王宝钏(白)住了!刻苦敢是挨了打?

  薛平贵(白)恰是挨了打呀!

  王宝钏(白)但不知挨了几多?

  薛平贵(白)一捆四十。

  王宝钏(白)喂呀!我那薄命的夫哇!

  薛平贵(白)大嫂不必啼哭,这苦么,还在后头呢!

  王宝钏(白)站远些!

  薛平贵(西皮原板)虎帐中失了一骑马,

  王宝钏(白)是官马仍是私马?

  薛平贵(白)虎帐之中,哪里来的私马?天然是官马。

  王宝钏(白)官马岂不要他赔?

  薛平贵(白)哪怕他不赔!

  王宝钏(白)哪里来得银钱,与他赔马?

  薛平贵(白)天然有哇!

  (西皮原板)为赔马借了我十两银。

  王宝钏(白)住了!我且问你:你在营中吃几份赋税?

  薛平贵(白)一份。

  王宝钏(白)我那薛郎呢?

  薛平贵(白)也是一份。

  王宝钏(白)你二人俱是一样,你哪里来的银钱借与他用?

  薛平贵(白)大嫂有所不知,我那薛大哥,乃是风流离子,吃喝嫖赌,无所不为。为军的乃是贫寒身世,故而积下几两银子,借与他赔马了。

  王宝钏(白)这就不合错误了!

  薛平贵(白)怎样不合错误了?

  王宝钏(白)我那薛郎,也是个贫寒身世,从不晓得破费银钱的。

  薛平贵(白)哎呀呀!薛大哥,今日我才晓得,你也是个贫寒身世哪!哈哈……

  王宝钏(白)倒被他取笑了。

  薛平贵(西皮原板)本利算来二十两,

  并不曾还我半毫分。

  王宝钏(白)你就该问他要啊!

  薛平贵(白)他无有,也是枉然。

  王宝钏(白)吵架也要问他要。

  薛平贵(白)岂不伤了弟兄的和气!

  王宝钏(白)啊军爷,你身带何物?

  薛平贵(白)防身宝剑。

  王宝钏(白)杀了他也该问他要。

  薛平贵(白)杀人岂不要偿命?

  王宝钏(白)莫非说而已不成?

  薛平贵(白)有道是“善财难舍”!

  王宝钏(白)站远些!

  薛平贵(西皮原板)那一日过营把债讨,

  他言道长安城有一个王氏宝钏。

  王宝钏(白)住了!王宝钏该你的?

  薛平贵(白)不应。

  王宝钏(白)欠你的?

  薛平贵(白)不欠。

  王宝钏(白)不应不欠,提她做甚?

  薛平贵(白)我且问你:这父债?

  王宝钏(白)子还。

  薛平贵(白)夫债呢?

  王宝钏(白)妻……

  薛平贵(白)妻怎样样?

  王宝钏(白)妻不管!

  薛平贵(白)她倒推得清洁,只怕这汗么,要出在病人的身上哟!

  (西皮原板)薛大哥无钱将妻卖,

  将大嫂卖与了当军的人。

  王宝钏(白)住了,当甲士是哪个?

  薛平贵(白)喏、喏、喏,就是我!

  王宝钏(白)有何为证?

  薛平贵(白)婚书为证。

  王宝钏(白)拿来我看!

  薛平贵(白)且慢!大嫂你乃有志气之人。婚书拿到你手,三把两把扯碎,为军的岂不落小我财两空!

  王宝钏(白)依你之见呢?

  薛平贵(白)去到前村,找一大户人家,约来三老四少,大师同拆同观。

  王宝钏(白)此话当真?

  薛平贵(白)当真。

  王宝钏(白)公然?

  薛平贵(白)哪个哄你不成!

  王宝钏(哭头)啊,啊,啊……狠心的强盗哇!

  薛平贵(白)骂起来了!

  王宝钏(西皮二六板)指着西凉大声骂,

  无义的强盗骂几声。

  妻为你不把相府进,

  妻为你失却父女情。

  既是儿夫将我卖,

  (西皮散板)六证的人?

  薛平贵(西皮快板)苏龙、魏虎为媒证,

  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

  王宝钏(西皮快板)提起了旁人我不认,

  苏龙、魏虎是内亲。

  你我同把相府进,

  三人对面说分明!

  薛平贵(西皮快板)他三人与我有仇恨,

  咬定了牙关他不认承!

  王宝钏(西皮快板)我的父在野为官宦,

  贵寓金银堆如山。

  本利算来该几多,

  命人送到那西凉川。

  薛平贵(西皮快板)西凉国一百单八站,

  为军的要人我不要钱。

  王宝钏(西皮快板)我进相府对父言,

  家人小子有万千。

  将你送到官衙内,

  打板子,上夹棍,丢南牢,坐扣留,管叫你思前容易就退后难。

  薛平贵(西皮快板)大嫂措辞理不端,

  为军哪怕到当官!

  衙内衙外我打点,

  管保大嫂断与咱!

  王宝钏(西皮快板)军爷措辞理不端,

  欺奴就如欺了天。

  西凉鞑子将你斩!

  妻儿长幼奴一般。

  薛平贵(西皮快板)好一个贞洁王宝钏,

  各式调戏也枉然。

  用手取出银一锭,

  将银放在地平川。

  这锭银,三两三,

  拿归去,把家安,

  买绫罗,做衣衫,

  我与你风流的夫妻我们过几年。

  王宝钏(西皮快板)这锭银子奴不要,

  与你娘做个安家的钱。

  买白布,做白衫,买白纸,糊白幡,

  落一个孝子名儿在全国传。

  薛平贵(西皮快板)是节女就该在家园,

  为何来在大道边?

  (西皮散板)不良意,

  一马双跨到西凉川。

  (白)大嫂上马呀!

  王宝钏(白)呀!

  (西皮快板)一见军爷变了脸,

  不由宝钏心胆寒。

  (西皮散板)心暗算,

  (白)有了!

  (西皮快板)猛然一计上心间,

  (西皮散板)迷他的眼。

  (白)军爷,那旁有人来了!

  薛平贵(白)在哪里?

  王宝钏(白)在这里。唗!

  王宝钏(西皮散板)仓猝奔到那寒窑前。

  薛平贵(笑)哈哈哈……

  (西皮散板)好一个贞洁王宝钏,

  公然为我受熬煎。

  不骑马来步下赶,

  夫妻们相逢寒窑前。

  (王宝钏上。)

  王宝钏(西皮散板)前面走的王宝钏,

  薛平贵(西皮散板)后面跟从薛平男。

  王宝钏(西皮散板)进得窑来把门掩,

  薛平贵(西皮散板)将为丈夫关在这窑外边。

  王宝钏(白)唗!

  (西皮快板)先前说是当军汉,

  现在又说儿夫还。

  说得明来重相见,

  说不明来也枉然!

  薛平贵(西皮导板)提起昔时泪不干,

  (西皮原板)夫妻们寒窑受尽了熬煎!

  自从降了红鬃马,

  唐王驾前往讨官。

  官封我后军都督府,

  你父上殿把本参。

  (西皮快板)登时天,

  哪有岳父把婿参?

  西凉国,造了反,

  薛平贵倒做了先行官。

  两军阵前遇代战,

  代战公主好严肃,将我擒过马雕鞍。

  多蒙老王不愿斩,

  反将公主配良缘。

  西凉老王把驾晏,

  代战女保我坐银安。

  那一日驾坐银安殿,

  宾鸿大雁口吐人言。

  手执金弓银弹打,

  打下了半幅血罗衫。

  打开罗衫从头看,

  才晓得寒窑刻苦王宝钏。

  不分日夜回家转,

  为的是夫妻得团聚。

  三姐不信掐指算,

  连去带来十八年。

  王宝钏(白)呀!

  (西皮散板)既是儿夫回家转,

  可见鸿雁手札传?

  薛平贵(西皮散板)水流千遭归大海,

  原物交与王宝钏。

  王宝钏(西皮散板)一见血书心好惨,

  果是儿夫转回还。

  开开窑门来相见,

  王宝钏(白)唗!

  (西皮散板)我的夫哪有五绺髯。

  薛平贵(西皮散板)少年后辈江湖老,

  红粉佳人两鬓斑。

  三姐不信菱花看,

  也不似昔时彩楼前。

  王宝钏(西皮散板)寒窑哪有菱花镜?

  薛平贵(白)水盆里面。

  王宝钏(西皮散板)水盆里面照容颜。

  啊,啊,啊……容颜变,

  十八载老了王宝钏。

  薛平贵(白)啊三姐,快快开了窑门,夫妻相见才是。

  王宝钏(白)既是儿夫反转展转,退后一步!

  薛平贵(白)退后一步。

  王宝钏(白)再退后一步!

  薛平贵(白)再退后一步。

  王宝钏(白)还要退后一步!

  薛平贵(白)哎呀妻呀,后面无有路了!

  王宝钏(白)后面有路,你还不回来呢!

  王宝钏(西皮散板)开开窑门重相见,

  王宝钏(白)也罢!

  (西皮散板)不如碰死在窑前!

  薛平贵(西皮散板)三姐不必寻短见,

  为丈夫跪在窑外边。

  王宝钏(西皮散板)走向前来用手搀,

  王宝钏(西皮散板)十八载做的是什么官?

  薛平贵(白)我进得窑来,你不问我“饥寒”二字,就问“官”大“官”小,莫非你吃“官”穿“官”不成?

  王宝钏(白)你不问我,哪个问你!

  薛平贵(白)临行之时,我也曾留下安家度用。

  王宝钏(白)什么度用?

  薛平贵(白)十担干柴,八斗老米。

  王宝钏(白)十担干柴,不消提起;八斗老米,慢说是吃,就是数,也把它数完了。

  薛平贵(白)就该去借!

  王宝钏(白)哪里去借?

  薛平贵(白)相府去借。

  王宝钏(白)自从你去后,我不曾到过相府。

  薛平贵(白)好!有气度,有志气。告辞!

  王宝钏(白)哪里去?

  薛平贵(白)相府算粮。

  王宝钏(白)我家爹爹病了。

  薛平贵(白)得的什么病症?

  王宝钏(白)见不得你的病。

  薛平贵(白)他见不得我,有朝一日,得了大唐全国,他与我牵马坠镫,我还嫌他老呢!

  王宝钏(白)薛郎,你要醒来讲话!

  薛平贵(白)不曾睡着。

  王宝钏(白)句句是梦呓。

  薛平贵(白)句句实言。自旧道:龙行有宝。

  王宝钏(白)有宝献宝。

  薛平贵(白)无宝呢?

  王宝钏(白)看你的现世报!

  薛平贵(白)三姐观宝!

  (西皮快板)在头上整整沿毡帽,

  身上抖抖滚龙袍。

  用手取出番王宝,

  三姐拿去细心瞧。

  王宝钏(西皮快板)用手接过番王宝,

  不由宝钏喜眉梢。

  走向前来忙跪倒,

  万岁台前讨封号。

  薛平贵(白)下跪何人?

  王宝钏(白)王宝钏。

  薛平贵(白)跪在我的面前何为?

  王宝钏(白)前来讨封。

  薛平贵(白)你在武家坡前,骂得我好苦,我是不封啊!

  王宝钏(白)先前不知是你。

  薛平贵(白)若知呢?

  王宝钏(白)还要多骂几句。

  薛平贵(白)更加的不封了!

  王宝钏(白)当真不封?

  薛平贵(白)当真不封。

  王宝钏(白)公然不封?

  薛平贵(白)公然不封。

  王宝钏(白)不封我就要……

  薛平贵(白)哎!哪有不封之理?三姐听封!

  (西皮快板)非是我不把你来封,

  有个来由在此中。

  西凉国是一个代……

  王宝钏(白)薛郎,代什么?

  薛平贵(西皮快板)西凉国有个女代战,

  她保孤王坐长安。

  王宝钏(西皮快板)有朝一日登龙位,

  她为正来我为偏。

  薛平贵(西皮快板)说什么正来道什么偏?

  你我结发在她先。

  有朝一日登龙殿,

  封你昭阳掌正权。

  王宝钏(西皮散板)谢罢万岁龙膏泽,

  王宝钏(西皮散板)十八载才得凤衣穿。

  薛平贵(西皮散板)平贵离家十八年,

  王宝钏(西皮散板)刻苦受难王宝钏。

  薛平贵(西皮散板)今日夫妻重相见,

  王宝钏(西皮散板)只生怕相逢在梦间。

  薛平贵(白)三姐,你看红日当空,不是做梦。

  王宝钏(白)当真?

  薛平贵(白)当真。

  王宝钏(白)公然?

  薛平贵(白)公然。

  王宝钏(白)薛郎!

  薛平贵(白)三姐!

  王宝钏(白)随我来呀!

  薛平贵(笑)哈哈哈……

  王允(内白)嗯哽!

  王允(引)和谐鼎鼐,位列三台。

  王允(念)头戴乌纱色色新,身穿红袍带围身。老汉在野为宰相,膝下无子甚惨情!

  王允(白)老汉王允。蒙圣恩官拜当朝辅弼。今当老汉寿诞之期,满朝文武,必定前来拜寿。

  家院甲(白)有!

  王允(白)伺候了!

  家院甲(白)是!

  家院乙(白)三姑娘到!

  王允(白)噢!那宝钏来了?

  家院乙(白)恰是。

  王允(白)唤她进来!

  家院乙(白)是。有请三姑娘!

  王宝钏(内白)来了!

  王宝钏(西皮二六板)听得家院一声请,

  寒窑来了刻苦人。

  (西皮散板)相府进,

  见了爹爹说分明。

  (白)拜见爹爹!

  王允(白)而已,一旁坐下。

  王宝钏(白)谢坐!

  王允(白)儿呀!想你一十八载,不曾进过相府。今日到此何事?

  王宝钏(白)女儿与爹爹拜寿来了。

  王允(白)为父的寿诞儿还记得?

  王宝钏(白)焉有不记得的事理!

  王允(白)记得就好。后堂见过你那母亲去吧!

  王宝钏(白)儿遵命。

  (西皮散板)前堂领了爹爹命,

  后堂去见儿的老娘亲。

  魏虎(内同白)二位姑老爷到!

  家院乙(同白)二位姑老爷到!

  王允(白)有请!

  家院乙(同白)有请!

  魏虎(同白)拜见岳父大人!

  王允(白)贤婿少礼,请坐。

  魏虎(同白)谢座。

  王允(白)啊二位贤婿!

  魏虎(同白)岳父大人!

  王允(白)老汉本年寿诞与往年大不不异了。

  魏虎(同白)怎样大不不异?

  王允(白)那宝钏也来了。

  苏龙(白)想是假贷而来?

  魏虎(白)唉!哪里是假贷而来?想是守节不住了。

  王允(白)休得胡言!啊二位贤婿,老汉成心在酒菜宴前劝解宝钏,还劳二位贤婿协助。

  魏虎(同白)阿谁天然。

  王允(白)家院,请夫人、蜜斯出堂!

  家院乙(同白)请夫人、蜜斯出堂!

  王夫人(念)九月菊花放,

  王金钏(念)花开满院香。

  王银钏(念)人前显富贵,

  王宝钏(念)盼想儿夫郎。

  王允(白)看酒!

  (西皮原板)寿堂之上摆酒宴,

  王夫人(西皮原板)全家团聚乐平安。

  王宝钏(西皮原板)一家人华堂上庆贺寿诞,

  魏虎贼他那里心不平安。

  他安知薛郎夫早已反转展转,

  老爹爹问一声答他一言。

  王允(白)啊宝钏,你今前来是专为拜寿,是还有别事?

  王宝钏(白)儿今前来,一来与爹爹拜寿,二来与魏虎算算一十八载的粮饷!

  魏虎(白)你住了吧!那薛平贵死在西凉,哪有粮饷算还与你!

  王宝钏(白)他若不曾死呢?

  魏虎(白)那平贵若在,就将粮饷算还与你!

  王宝钏(白)敢与你三姑娘击掌?

  魏虎(白)好,击掌!

  王夫人(白)且慢!儿呀,听你之言,莫非那平贵还在?

  王宝钏(白)娘啊!

  (西皮流水板)母亲不必来相劝,

  女儿有言听根源:

  只因魏猛将人陷,

  丈夫薛郎丧外边。

  (西皮散板)寒窑转,

  寒窑去把薛郎搬。

  王允(白)二位贤婿!

  魏虎(同白)岳父大人!

  王允(白)刚刚听宝钏之言,莫非那平贵他还在?

  魏虎(白)唉!他早就死啦!

  王夫人(白)仍是在的好!

  魏虎(同白)唉,死了的好!

  苏龙(同白)唉,仍是在的好!

  薛平贵(内西皮导板)为见王允巧乔妆,

  薛平贵(西皮快板)寒窑内来了平贵男。

  几载不见王允面,

  相府修盖好严肃。

  我与魏虎把粮算,

  薛平贵(西皮散板)问我一声答一言。

  王允(白)宝钏!

  王宝钏(白)哼……

  王允(白)刚刚进来的大汉,他是何人?

  王宝钏(白)他就是征西路上,害不死的薛平贵。他、他、他……又回来了!

  王允(白)噢!贤婿到了,待老汉下位。

  魏虎(白)小婿向前!

  哎呀且住!那薛平贵明明死在西凉,怎样又来到长安?莫非是活见了鬼了!待我看来,可不是薛平贵吗?哎呀呀,这便如之奈何?有了!我上前与他陪个礼儿也就是了。

  啊先行,平贵,你回得朝来,本帅不曾与你接风洗尘,我这厢有礼了!

  魏虎(白)啊,没听见。想他行路之人,受了风霜,有些耳沉了。我再来它一家伙。

  啊先行,平贵,你回得朝来,本帅不曾与你接风洗尘,我这厢有礼了!

  魏虎(白)唗!本帅好意与你深施一礼,你坐在一旁,昂然不睬,她在一旁,指指戮戮,是何事理?

  薛平贵(白)魏虎,我今回得朝来,快将一十八载粮饷算还与我!

  魏虎(白)住了!你私通西凉,哪有粮饷算还与你?

  薛平贵(白)你敢与我上殿面君?

  魏虎(白)怕你不成?

  薛平贵(白)走哇!

  (西皮摇板)上前抓住袍和带,

  你苦苦地害我为何来?

  王允(白)看他二人抓袍夺带,待老汉上殿保本便了。

  (四龙套、马达、江海、代战公主同上。)

  代战公主(念)气势坐将台,杀气腾腾云雾开。兵强马壮将士勇,南朝不敢动兵灾。

  (白)咱家,代战公主是也。只因大王私回长安,咱家率领人马,赶到界牌三关,用金铃鸽儿换回金鈚令箭,是我对他言道,若是有难,将金铃鸽儿放回。咱家也好出兵去救哇!这几日不见鸽子回来,想是大王安然无事。看今日气候晴和,不免到银空山武猎一回。

  马达、江海!

  江海(同白)有!

  代战公主(白)兵发银空山哪!

  江海(同白)啊!

  兵发银空山。带马!

  江海(同白)来到银空山。

  代战公主(白)听我一令!

  世人(同白)噢!

  代战公主(西皮导板)将人马扎在银空山,

  (西皮原板)个个儿郎好严肃!

  只因大王回朝转,

  倒叫咱家挂心间。

  (西皮散板)雁声喊,

  空中大雁上下翻。

  开弓放出雕翎箭,

  江海(同白)大雁带箭而逃。

  代战公主(白)紧紧追逐。

  世人(同白)噢!

  (高嗣继上。)

  高嗣继(念)头戴银盔明灿亮,身穿铠甲似秋霜。跨下一骑白龙马,上阵手持素银枪。

  高嗣继(白)俺,高嗣继。奉了王丞相将令,追逐平贵。可恨代战公主,战又不战,降又不降,岂容她猖狂?

  四龙套(同白)有!

  高嗣继(白)迎敌者!

  四龙套(同白)啊!

  (薛平贵上。)

  薛平贵(西皮散板)心中只把魏虎怨,

  (白)俺,薛平贵。唐王晏驾,王允篡位,俺不免将金铃鸽儿放回,候公主大兵到此,魏虎哇,贼!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西皮散板)苦苦害我为哪般?

  金铃鸽儿撒反转展转,

  薛平贵(西皮散板)等待公主报仇冤。

  (四红龙套引代战公主同上。)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大王一去无消息,

  江海(同白)鸽子回来啦!

  代战公主(白)想是大王有难。

  马达、江海!

  江海(同白)在!

  代战公主(白)叮咛兵发三关哪!

  江海(同白)兵发三关哪!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问声小将名和姓?

  通上名来好交兵!

  高嗣继(西皮散板)老爷名叫高嗣继,

  我保王允坐华夷!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传闻来了高嗣继,

  咱家与你见凹凸!

  (薛平贵上。)

  薛平贵(西皮散板)金铃鸽儿撒放转,

  不见公主为哪般?

  将身来在汾河岸,

  那旁又来一将官。

  高嗣继(西皮散板)催马来在汾河岸,

  只见平贵在面前。

  手持金枪分心刺,

  薛平贵(西皮散板)孤王上前忙遮拦。

  问声小将名和姓,

  刺杀孤王为哪般?

  高嗣继(西皮散板)白马银枪高嗣继,

  我保王允坐山河。

  薛平贵(西皮散板)自从盘古登时天,

  哪无为臣坐山河?

  哗啦啦催开红鬃战,

  高嗣继(西皮散板)只见青龙头上翻。

  翻身下了马走战,

  高嗣继(西皮散板)三呼万岁宽恕咱。

  薛平贵(西皮散板)人困马乏难交战,

  (西皮快板)只见小将跪马前。

  顿时擒王擒不住,

  诓孤下马难上难!

  高嗣继(西皮快板)万岁不必细心盘,

  为臣保你坐山河。

  薛平贵(西皮快板)既愿保孤坐山河,

  你对苍天表一番!

  高嗣继(西皮快板)我若保主有假意,

  死在千军万马前!

  薛平贵(西皮快板)一见小将盟誓愿,

  不由孤王喜心间。

  (西皮散板)不下马,

  (白)有了。

  (西皮散板)鞭梢搀起将魁元。

  高嗣继(西皮散板)西凉有个女代战,

  她不归降也枉然。

  薛平贵(西皮散板)西凉有个女代战,

  她保孤王坐山河。

  耳旁又听人声喊,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来了代战女婵娟。

  手使金枪分心点,

  薛平贵(西皮散板)孤王上前忙遮拦。

  白马银枪高嗣继,

  他保孤王坐山河。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既然保你坐山河,

  何不带兵反长安?

  薛平贵(白)好哇!

  (西皮散板)孤王马大将令传!

  (西皮快板)马达、江海听我言:

  上殿先拿王丞相,

  休要放走魏左参!

  大呼一声催前趱,

  薛平贵(西皮散板)薛平贵今日报仇冤!

  王允(内西皮导板)乌鸦不住当头叫,

  王允(白)贤婿,这做什么?

  魏虎(白)在此保驾呀!

  王允(白)哪有如许的保法?

  魏虎(白)这叫武保。

  王允(白)仍是文保的好!

  魏虎(白)仍是武保的好!哇呀呀……

  王允(白)唉!

  (西皮散板)叫得老汉心内焦。

  怕的是代战女发兵到,

  孤王我山河坐不牢。

  魏虎(白)老丈人哪!

  (西皮散板)岳父休要心懊恼,

  小婿言来听根苗:

  哪怕那代战发兵到,

  有魏虎我会耍大刀!

  王允(西皮散板)贤婿休要胡乱道,

  你保孤王坐九朝。

  快快摆驾金殿道,

  薛平贵(内西皮导板)龙凤阁内把衣换,

  薛平贵(西皮原板)薛平贵也有今日天。

  马达、江海把旨传,

  你就说孤王驾坐在长安。

  龙行虎步上金殿,

  朝房内宣苏龙来把驾参。

  江海(同白)领旨。

  苏龙上殿哪!

  苏龙(内白)领旨!

  苏龙(西皮散板)撩袍端带上金殿,

  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西皮散板)孤王金殿把旨传,

  加升三级在野班。

  苏龙(白)谢万岁!

  (西皮散板)辞别万岁下金殿,

  加升三级在野班。

  薛平贵(西皮散板)忙将王允押上殿,

  江海(同白)啊!

  江海(同白)王允当面!

  薛平贵(西皮散板)不由孤王怒冲冠。

  先前定计将孤害,

  今日也要冤报冤。

  马达、江海推出斩,

  斩他的人头挂高竿。

  王宝钏(白)刀下留人!

  王宝钏(西皮快板)传闻万岁将父斩,

  吓得宝钏心胆寒。

  (西皮散板)上金殿,

  王宝钏(西皮散板)要斩我父为哪般?

  薛平贵(西皮散板)先前定计将孤害,

  仇报仇来冤报冤!

  王宝钏(西皮散板)我父犯罪律当斩,

  我母待你恩如山。

  薛平贵(白)定斩不赦!

  王宝钏(白)呀!

  (西皮散板)万岁不赦我父转,

  (西皮散板)不如碰死在金銮!

  薛平贵(白)且慢!

  (西皮散板)御妻不必行短见,

  午门赦回王相官。

  王宝钏(白)解下桩来!

  王允(西皮快板)千层浪里翻身转,

  百尺高竿得命还。

  站在殿角用目看,

  那旁站定王宝钏。

  江海(同白)唉,要叫娘娘千岁!

  王允(白)她是我的女儿呀?

  江海(同白)金殿之上,非论亲戚。

  王允(哭头)娘娘千岁,宝钏我的儿呀!

  江海(同白)好,又找补上了!

  王允(西皮散板)刚才万岁将父斩,

  何人救父活命还?

  王宝钏(西皮散板)刚才万岁将父斩,

  女儿救父命回还。

  王允(西皮散板)我儿救得父反转展转,

  可算节孝两双全。

  王宝钏(白)爹爹呀!

  (西皮二六板)讲什么节孝两双全?

  女儿言来听根源:

  大姐许配苏元帅,

  二姐许配魏左参;

  惟有女儿命运苦,

  彩球单打平贵男;

  先前道他是花郎汉,

  到现在端规矩正、正正端端、驾坐在金銮。

  来、来、来,随女儿上金殿,

  王宝钏(西皮散板)不斩我父还要封官。

  薛平贵(西皮散板)殿角赐你金交椅,

  朝事齐毕再封官。

  王允(西皮散板)万岁休把老臣怨,

  王允(西皮散板)俱是魏虎起祸根。

  薛平贵(西皮散板)忙将魏虎押上殿,

  薛平贵(西皮散板)一见奸贼怒冲冠。

  马达、江海将他斩!

  王宝钏(白)且慢!

  (西皮散板)妾妃还要问一番。

  内侍摆下金交椅!

  (西皮快板)骂一声魏虎狗肺男。

  先前如何将我害,

  逐个从头说根源!

  魏虎(西皮流水板)有魏虎,泪如梭,

  娘娘千岁听我说:

  你今若是饶了我,

  从今茹素我念弥陀。

  王宝钏(白)唗!

  (西皮散板)马达、江海推出斩,

  将他人头挂高竿。

  江海(同白)斩首已毕。

  薛平贵(西皮散板)马达、江海将旨传,

  代战公主把驾参!

  江海(同白)领旨。

  万岁有旨:代战公主上殿哪!

  代战公主(内白)领旨!

  代战公主(西皮二六板)来在他国用目看,

  他国我国纷歧般。

  大摇在摆上金殿,

  上面坐定女婵娟。

  马达、江海一声唤!

  (白)马达、江海!

  江海(同白)公主。

  代战公主(白)万岁驾前,哪儿来这么一位目光娘娘啊?

  江海(同白)那就是王宝钏,王娘娘。

  代战公主(白)噢!她就是王宝钏,王娘娘啊?

  江海(同白)对啦。

  代战公主(白)我们娘儿们,得上去见个礼儿呀!

  江海(同白)得见个礼儿。

  (西皮流水板)上面坐的王宝钏。

  (西皮散板)把礼见,

  代战公主(白)马达、江海呀!

  江海(同白)公主。

  代战公主(白)咱家给她见礼,她怎样要飞呀?

  江海(同白)不是要飞。我们国行礼,是番邦大礼。

  代战公主(白)他们国呢?

  江海(同白)他们国行礼,是麻绳上水——紧上加紧!

  代战公主(白)那不成了捣碓了吗?

  江海(同白)不捣碓,不给月饼吃。

  代战公主(白)我们娘仨捣捣碓吧!

  (西皮流水板)他国我国纷歧般。

  走向前来把礼见,

  (白)你们瞧着!

  (西皮散板)驾可安?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王宝钏垂头用目看,

  代战女服装似天仙。

  怪不得儿夫他不反转展转,

  被她缠恋一十八年。

  宝钏若是男儿汉,

  我也到她国住儿年。

  我本当不把礼来见,

  她道我王氏宝钏礼不端。

  走向前来用手搀。

  王宝钏(白)贤妹呀!

  (西皮流水板)尊一声贤妹听我言:

  儿夫西凉你照看,

  多蒙你照看他一十八年。

  代战公主(西皮流水板)姐姐措辞礼太谦,

  小妹言来听根源:

  说什么儿夫我照看,

  可怜你刻苦一十八年。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姐妹双双上金殿,

  代战公主(同西皮散板)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西皮快板)孤王金殿用目看,

  二梓童服装似天仙。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孤赐你二人龙凤剑,

  三人同掌锦山河。

  王宝钏(西皮散板)叩头忙谢龙膏泽,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你为正来咱为偏。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讲什么正来说什么偏?

  姐妹二人俱一般。

  二人同掌昭阳院。

  代战公主(同唱)做一对,一呀一呀哈哪一呀哈咳呼咳、凤凰,一哪一哈咳,伴君眠,哪呼咳,一呀一呀哈哪一呀哈咳呼咳呼咳呼咳,一呀啊哈,啊哪哈,一呀一哪一呀咳呼哪呼哪呼哪呼哪呼咳呼咳呼咳!

  薛平贵(笑)哈哈哈……

  (西皮散板)宝钏近前听旨传,

  相府快把岳母搬。

  王宝钏(西皮散板)万岁金殿把旨传,

  王宝钏(西皮散板)相府去把我的老娘搬。

  薛平贵(西皮流水板)孤王金殿赦诏颁,

  晓谕满朝文武官。

  一赦赋税并钱钞,

  二赦囚犯出牢监。

  江海(同白)领旨!

  王夫人(西皮散板)来在午门下车辇,

  王夫人(西皮流水板)有劳三姐把娘搬。

  站立金殿用目看,

  上面坐定平贵男。

  先前他是花郎汉,

  到现在端规矩正一朝皇帝驾坐在金銮。

  (西皮散板)上金殿,

  代战公主(白)这是谁呀?

  王宝钏(白)这是我母亲。

  母亲,这是代战公主。

  代战公主(白)老太太您好哇?

  王夫人(白)随我来呀!

  王夫人(西皮散板)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西皮散板)二梓童搀岳母待王参见,

  薛平贵(西皮二六板)尊一声老岳母细听孤言: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老岳母封在养老院,

  一日三餐王去问安。

  请,请,请,老岳母你请下金銮。

  王夫人(西皮散板)辞别万岁下金殿,

  王夫人(西皮散板)昂首只见王相官。

  你道我养女无益处,

  一女胜过十个男。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将老身封在养老院,

  一日三餐王去问安。

  来,来,来,随我到养老院,

  王夫人(白)走哇!

  王允(白)哪里去?

  王夫人(白)养老院,享荣华受富贵去。

  王允(白)哼!

  王夫人(西皮散板)养老院中乐平安。

  薛平贵(西皮散板)忙将王允宣上殿,

  薛平贵(西皮散板)孤封你养老太师在野班,有职无权。

  王允(西皮散板)辞别万岁下金殿,

  王允(西皮散板)我王允做的是受气官。

  薛平贵(西皮散板)朝事已毕把班散,

  薛平贵(西皮散板)养老宫中去问安。

  演讲错误┊版权消息···戏考的 Blog·联系小豆子· © 2000 - 2019

  独立站点:中国京剧老唱片·梨园·听戏谈戏

http://mindofyuvi.com/hzlm/41/
上一篇:美文 红鬃烈马 下一篇:【】红鬃烈马(王宝钏)林美照选辑 1983年叶青歌仔戏

报名参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