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鬃烈马

红鬃烈马

红鬃烈马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7-11 20:39    关注度: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4个义项)

  ▪潮剧剧目

  ▪1983年叶青主演电视歌仔戏

  ▪豫剧保守剧目

  查看我的珍藏

  (京剧剧目)

  《红鬃烈马》是一出京剧,次要讲述薛平贵与王宝钏的恋爱故事。共包罗13场折子戏,别离为花圃赠金、彩楼配三击掌、闹窑降马、别窑当兵、误卯三打、母女会(探寒窑)、鸿雁修书、赶三关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

  薛平贵、王宝钏、王允

  唐丞相王允,生有三女,大女王金钏,嫁苏龙,官居户部;二女王银钏,配魏虎,兵部侍郎;三女王宝钏(音chuàn),因过宠嬖,在十字陌头,高搭彩楼,抛球选婿,球中花郎薛平贵。王允嫌贫爱富,悔却媒介。王宝钏力争不果,与父三击掌,随薛平贵投奔寒窑,苦渡工夫。后来,薛平贵克服红鬃烈马有功,唐王大喜,封为后军督府。王允参奏,改为平西先行。西凉作乱,平贵为先行。平贵与宝钏辞别,出征西凉。平西傍边,苏龙、魏虎别离为正副元帅。魏虎与王允合谋,屡寻托言要斩薛平贵,经苏龙阻拦,遂加鞭挞即令回阵。薛平贵竭力苦战,获得大胜。魏虎又以庆功为名,灌醉薛平贵,缚马驮至敌营。西凉王爱才,反以代战公主许之。西凉王死,平贵乃继位为王,并驾坐西凉。过了十八年,王宝钏清守寒窑,备尝艰辛。老母切身看望,并无懈志。一日,平贵正思念王宝钏不已,忽有一宾鸿衔书至,薛平贵见系王宝钏血书,遂急欲回国看望。然恐代战公主不允,因设策用酒灌醉代战,己乃盗令而出,一路偷过三关而回国。路过武家坡,遇王宝钏。夫妻相别十八年,王宝钏已不识薛平贵。薛平贵假问路以试其心,王宝钏逃回寒窑,薛平贵赶至,直告己名及别后履历,夫妻相认。值唐王晏驾,王允篡位,发兵捉薛平贵。由代战公主保驾,薛平贵乃登宝殿,王宝钏亦被封为正宫娘娘。

  京剧《红鬃烈马》共包罗13场折子戏,别离为花圃赠金、彩楼配三击掌、闹窑降马、别窑当兵、误卯三打、母女会(探寒窑)、鸿雁修书、赶三关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

  别的,也有“王八出”和“薛八出”之分:“王八出”,就是以王宝钏为次要故事线索的八出戏,包罗:《花圃赠金》、《彩楼配》、《三击掌》、《平贵别窑》、《探寒窑》、《武家坡》、《算粮》、《大登殿》。

  其实,在《探寒窑》之后,《武家坡》之前还有一出《鸿雁捎书》,关于《鸿雁捎书》,京剧中有一个很短的戏,后来“江南二秋”之一的黄蜚秋在晚年把这出戏按照扬剧的同名剧目,改编成了一出唱、念、做都很是繁重的京剧。其创作之后,未公开表演过,但留有脚本和录音。所以它不算是王瑶卿先生的代表作——“王八出”之中。昔时黄蜚秋先生把这出戏教授给了其时在中国戏曲学校的李开屏等人,只要李开屏在结业报告请示中表演过一次,后不断没有再表演过。按照李开屏教员回忆,该剧声腔很漂亮,而且有繁重的表演,很吃功夫的。这出戏,从黄先生编排到李开屏表演,只在京剧舞台好景不常,再也没有人表演过。记适当年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已经引见“王八出”,其时也引见了京剧的这出戏,但播放的是扬剧的录音。

  除去以王宝钏为主线的“王八出”以外,还有以薛平贵的故事为次要线索的“薛八出”。它包罗:《花圃赠金》、《彩楼配》、《平贵别窑》、《误卯三打》、《赶三关》、《武家坡》、《算粮》、《大登殿》。关于“薛八出”,一般《误卯三打》接演《赶三关》,由于这几出戏很短,所以连演。

  在《算粮》和《大登殿》之间还有一出《银空山》。《银空山》有大小之分,《大银空山》也叫《回笼鸽》写王允篡位,命高嗣继追杀薛平贵。薛在情急之中,放出代战给他的鸽子报信,代战公主领兵救驾,并结合攻打长安,薛平贵坐了山河。此刻这出戏也绝迹舞台了,而当今舞台上的所谓的《大银空山》也只是比《小银空山》多一些烦琐的表演罢了,一些情节也作为过场处置,老本的《回笼鸽》再也看不到了。

  由此而见,除去“王八出”和“薛八出”中反复的故工作节,就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王薛恋爱故事:《花圃赠金》、《彩楼配》、《三击掌》、《平贵别窑》、《误卯三打》、《赶三关》、《探寒窑》、《鸿雁捎书》、《武家坡》、《算粮》、《银空山》、《大登殿》。

  此刻一般只演《三击掌》、《武家坡》、《算军粮》和《大登殿》,此中以《武家坡》最为出名,老生与青衣并重,唱功戏,各门户均有上演。1957年,程砚秋先生和杨宝森先生合作的《武家坡》,把这出久演的名剧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于魁智,李胜素,李维康,耿其昌等名家均有出色演绎。

  记得研究生班十周年汇演(2007年10月)曾演过全数的《红鬃烈马》,但也只是演了:“彩楼配”、“三击掌”、“平贵别窑”、“武家坡”、“大登殿”五折。可这也算是这几年以来表演折数最多的一次了。

  北京师范大学京剧社十周年表演(2009年5月)曾表演九版本的《红鬃烈马》:“花圃赠金”、“彩楼配”、“三击掌”、“平贵别窑”、“赶三关”、“武家坡”、“算粮”、“银空山”、“大登殿”。全数演员为北京师范大学的在校生及结业生,是高校京剧票界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表演。

  王宝钏(西皮慢板)昨夜晚一梦甚跷奇,

  斗大红星坠落在房里。

  将奴惊醒汗满体,

  不知凶来主何吉。

  叫丫环带路花圃里,

  双膝跌跪在丹墀。

  (西皮二六板)夜梦红星是跷奇,

  不知凶来主何吉?

  因而清晨斋戒起,

  到花圃叩神祗。

  叩罢头来抽身起,

  (西皮摇板)且坐花圃散心计心情。

  薛平贵(西皮摇板)肚中饥饿路难往,

  身上寒冷实难挡。

  将身来在大街上,

  昂首只见大门墙。

  薛平贵(西皮快板)蜜斯在上容我禀,

  细听难人说分明:

  家住本国长安地,

  父母早已命归西。

  若问小生名和姓,

  薛平贵就是我的名。

  王宝钏(西皮快板)听他言来自考虑,

  看他不像刻苦人:

  两耳垂肩贵相品,

  龙眉凤目帝王尊。

  夜梦红星是有准,

  想必应在花郎身。

  彩楼之事对他论,

  (白)呀,

  (西皮快板)又恐丫鬟一旁听。

  (白)丫鬟请些银米过来,周济花郎,快去。

  王宝钏(西皮快板)二月二日事有准,

  切莫错过这工夫。

  倘若姻缘有福气,

  即是蟠桃会上人。

  薛平贵(白)多谢蜜斯。

  (西皮摇板)辞别蜜斯出园门,

  王宝钏(白)转来。

  薛平贵(西皮摇板)蜜斯有话快些言。

  王宝钏(西皮摇板)你若不来失了信,

  休做利令智昏人。

  薛平贵(西皮摇板)蜜斯不必细丁宁,

  平贵岂是无义人?

  王宝钏(西皮摇板)奴家婚姻天必定,

  二月二日定终身。

  【第二场】

  游人甲(西皮摇板)二月二日龙昂首,

  (门官上。)

  游人乙(西皮摇板)三姐服装上彩楼。

  游人丙(西皮摇板)但愿彩球到我手,

  游人丁(白)各位,

  (西皮摇板)我与三姐轧姘头。

  薛平贵(西皮摇板)吃紧巴巴往前行,

  高打彩球闹盈盈。

  迈步且把花圃进,

  门官(西皮摇板)胆大花郎哪里行?

  薛平贵(白)欠好了!

  (哭板)传闻门官不放进,

  (西皮摇板)唬得我胆战心又惊。

  大街上哭坏了俺薛平贵,

  (月老上。)

  月老(西皮摇板)这旁来了一仙翁。

  上前遮住门官眼,

  我今带你彩楼前。

  【第三场】

  王宝钏(内西皮导板)打扮服装出绣房,

  (王宝钏、四丫鬟同上。)

  王宝钏(西皮摇板)在后堂辞别了二老爹娘。

  老天爷若得随奴愿上,

  彩球打着薛平郎。

  叫丫鬟带路彩楼上,

  (众游人同上。)

  王宝钏(西皮摇板)手扶着雕栏,

  (西皮二六板)看端详:

  也有贵族子弟样,

  也有士农与经商。

  楼下人儿纷纷嚷,

  到叫奴害羞带愧脸无光。

  举目昂首四下望,

  (众游人喝,月老引薛平贵上。)

  王宝钏(西皮快板)因何以不见薛平郎?

  花圃赠金对他讲,

  看来他是无义郎。

  不打彩球回府往,

  世人(同白)不要归去。

  王宝钏(西皮快板)回府去怎对二爹娘?

  姻缘本是月老掌,

  岂由奴家作主意。

  (白)看彩球!

  (王宝钏拿球。)

  王宝钏(西皮快板)手拿彩球朝下打,

  月老(西皮快板)彩球付于薛平郎。

  (众游人、薛平贵同下。)

  王宝钏(西皮快板)耳边厢听得人喧嚷,

  想必打中乞食郎。

  莫非就是薛平郎,

  不由宝钏喜洋洋。

  丫鬟带路彩楼下,

  回府去禀告二爹娘。

  (王宝钏、丫鬟同下。)

  王允(白)儿就该掌嘴。

  (西皮慢板)小奴才说此话全然不想,

  忍不住年迈人怒满胸膛。

  你大姐配苏龙户部执掌,

  你二姐配魏虎兵部侍郎。

  惟有你小朋友脾气强硬,

  令媛女配花郎怎度光阴?

  王宝钏(西皮慢板)老爹爹说此话全不思惟,

  细听着孩儿说端详:

  秦甘罗一十二身为宰相,

  姜子牙八十二才遇文王。

  你莫道薛平贵他花郎容貌,

  贫贫民起家比富还强。

  王允(西皮原板)薛平贵生来命运低,

  每日里在长街去讨食。

  半截褴衫罩不住身体,

  遮住东来露着西。

  王宝钏(西皮原板)旧日里有一个孟姜女,

  他与那范郎送冬衣。

  哭倒了长城十数里,

  至今留名万古题。

  王允(西皮原板)前朝事儿,

  (西皮流水板)休提起,

  令媛怎为花郎妻?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旧日韩信曾受困,

  登台拜帅落美名。

  王允(西皮流水板)既知前朝韩元帅,

  未央宫死的是什么人?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未央宫死的是韩信,

  可知那张良与苏秦?

  王允(西皮流水板)沈宏也会把亲退,

  另配姻缘为何情?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沈宏虽然把亲退,

  他乃是不义不肖人。

  王允(西皮流水板)要退要退偏要退,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你不克不及不克不及万不克不及。

  王允(西皮流水板)两件宝衣来脱下,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再与爹爹把话明。

  王宝钏(西皮摇板)老爹爹不念父女意,

  孩儿焉有儿女情?

  忙把宝衣齐脱下。

  (王宝钏脱宫装,捧衣看,掷与王允。)

  王宝钏(西皮摇板)递于嫌贫爱富人。

  王宝钏(西皮摇板)爹爹不必把儿为,

  孩儿不做那无义人。

  三从四德是天职,

  怎敢爱富来嫌贫。

  要与爹爹三击掌,

  从此后不登相府门。

  王允(西皮摇板)宝钏措辞太无情,

  到叫老汉怒生嗔。

  今日与吾三击掌,

  从此后就断了父女情。

  王宝钏(西皮摇板)非是孩儿心太狠,

  只为不贤留骂名。

  悲切切我这里三击掌,

  王允(西皮摇板)活活气坏了年迈人。

  王宝钏(西皮摇板)叫丫鬟带路后堂进,

  王允(白)你往哪里去?

  王宝钏(西皮摇板)到后堂离去老娘亲。

  王允(白)丫鬟好好扼守庭堂,如有人去往后堂,定要打断尔的狗腿!

  王宝钏(白)孩儿不去了。

  (西皮摇板)老爹爹不许吾把老娘见,

  倒叫宝钏痛在心。

  含悲忍泪出府门,

  丫鬟(白)三姑娘要往哪里去?

  王宝钏(西皮摇板)去到寒窑中把身存。

  丫鬟(白)我们实实舍不得三姑娘。

  王宝钏(白)你们舍不得三姑娘,你三姑娘是怎样舍得了你们?

  (西皮摇板)这丫鬟们她倒有主仆义,

  恋恋不舍两泪淋。

  咬定牙关出相府,

  丫鬟(白)送三姑娘。

  王宝钏(西皮摇板)到破瓦寒窑中暂度工夫。

  (三叫头)老娘,母亲,娘吓……

  (王宝钏下。)

  院子(白)三姑娘出府去了。

  王允(白)奴才呀!

  (西皮摇板)为人养子如养花,

  生儿莫养女娇娃。

  当面孝敬背地里骂,

  女生外相向人家。

  【第一场】

  (王宝钏上。)

  王宝钏(引子)闷坐寒窑,整天里,愁锁眉梢。

  (王宝钏坐。)

  王宝钏(念)离了相府住寒窑,思惟老母泪滚滚!嫌贫爱富世间少,父母恩典一旦抛。

  (白)奴家,王宝钏。爹爹王允,官居辅弼。膝下无儿,生我姐妹三人。前者母切身染沉痾,我每日在床前侍奉汤药,不离摆布。且喜母亲病体痊愈。后宫娘娘见喜,亲赐五色绒线,绣成彩球,高搭彩楼,抛球招赘。彩球打中薛郎。爹爹嫌贫爱富,叫我退去这门婚事。是我执意不允,与爹爹三击掌,怒出相府,来在寒窑,与薛郎苦度工夫。薛郎当兵去了。独坐寒窑,思念母亲,好不忧闷人也。

  (二黄慢三眼板)王宝钏坐寒窑悲伤泪掉,

  老爹爹枉做了一品当朝。

  嫌贫穷爱富贵世间稀少,

  他把那父女情一旦皆抛!

  (王宝钏离座。)

  王宝钏(二黄慢三眼板)薛平贵虽贫穷志气不小,

  凭技艺去当兵报效皇朝。

  走向前我把这窑门闭了,

  等薛郎回窑转细问根苗。

  (王宝钏下。)

  【第二场】

  (中军上。)

  中军(念)龙虎台前收支,貔貅帐内传宣。

  (白)俺,苏元帅帐下中军官是也。奉了元帅将令,去到寒窑,敦促薛平贵速速回营听点。天时不早,顿时加鞭。

  (中军下。)

  【第三场】

  薛平贵(念)头戴金盔风翅飘,身穿铠甲放光豪。红沙涧内降妖马,扶保唐王建功劳。

  (白)俺,薛平贵。是我前往当兵,降了红鬃烈马。圣上见喜,封俺后军督府。只因西凉夏国,打来连环战表,要夺我主山河。圣上挂苏龙、魏虎认为正副元帅。可恨王允老贼,上殿参奏一本,将俺后军督府,改为马前前锋。今乃黄道吉期,本日就要出兵。因而全身披挂,去到寒窑,辞别三姐。王允哪,老贼!平贵得地,若不杀你,非为人也!

  (西皮导板)心中只把王允恨,

  (薛平贵作备马身材,上马,扯四门。)

  薛平贵(西皮原板)薛平贵顿时暗考虑:

  西凉国打来了连环本,

  他要夺我主锦乾坤。

  我心中只把老贼恨,

  害得我夫妻两离分。

  催马加鞭——

  (西皮散板)朝前进,

  (薛平贵走圆场,下马。)

  薛平贵(西皮散板)啼声三姐快开窑门。

  (白)三姐开门来!

  王宝钏(内白)来了!

  (王宝钏上。)

  王宝钏(西皮散板)忽听门外有人唤,

  想必薛郎转回还。

  开开窑门用目看,

  (王宝钏开门。西皮行弦。)

  王宝钏(白)薛郎!

  薛平贵(白)三姐!

  王宝钏(白)来呀!

  薛平贵(白)来了!

  (薛平贵进窑,两旁看。)

  王宝钏(西皮散板)哪里来的荣耀还?

  (白)啊薛郎,你哪里来的这身荣耀哇?

  王宝钏(西皮导板)听一言吓得我心惊胆怕,

  薛平贵(白)三姐醒来!

  王宝钏(白)喂呀!

  (西皮原板)不由人一阵阵珠泪如麻。

  父比如秦赵高混淆是非,

  又比如汉萧何私造律法。

  薛平贵(白)三姐!

  (西皮原板)说什么秦赵高混淆是非,

  讲什么汉萧何私造律法。

  为丈夫与你父冤仇结下,

  害得我夫妻们各奔海角!

  王宝钏(西皮原板)手指相府——

  (西皮二六板)大声骂!

  苦苦害我理忒差。

  眼看着好鸳鸯——

  (哭头)好像浪打,

  狠心的爹爹呀!

  (西皮散板)害得我夫妻们远隔海角。

  薛平贵(白)三姐!

  (西皮快板)三姐不必泪双流,

  丈夫言来听从头:

  干柴十担米八斗,

  你在寒窑度春秋。

  守得住来把我——

  (哭头)守,

  (西皮散板)守不住来你把我丢!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薛郎措辞无出处,

  倒叫为妻心内忧。

  干柴十担米八斗,

  奴在寒窑度春秋。

  守不住来也要守,

  纵死寒窑我也不回头!

  薛平贵(白)好哇!

  (西皮摇板)三姐措辞志量有,

  落下美名万古留。

  (中军上。)

  王宝钏(西皮原板)夫妻们双双出窑门,

  薛平贵(西皮原板)好一似万把刀刺在我心。

  王宝钏(西皮原板)但愿你此一去旗开告捷,

  薛平贵(西皮原板)自有那探马儿来报佳音。

  王宝钏(西皮原板)西凉路上你要多加隆重,

  薛平贵(西皮原板)你在这寒窑内耐度工夫。

  王宝钏(西皮原板)送薛郎送至在三岔路——

  (哭头)口,

  我的夫哇!

  薛平贵(西皮快板)叫人难舍又难分。

  王宝钏(西皮快板)从空降下无情剑,

  薛平贵(西皮快板)斩断夫妻两离分!

  王宝钏(西皮快板)流泪眼观流泪眼,

  薛平贵(西皮快板)断肠人送断肠人。

  王宝钏(西皮快板)宝钏难舍薛平贵,

  薛平贵(西皮快板)平贵难舍——

  (西皮散板)刻苦人!

  王宝钏(哭头)夫妻们只哭得珠泪难忍,

  王宝钏(同哭头)我的(妻呀)(夫哇)!

  (王宝钏痛哭。)

  薛平贵(白)哎呀!

  (西皮散板)忽听大炮响三声。

  辞别三姐足踏镫,

  (薛平贵拉马同王宝钏跑圆场。)

  王宝钏(西皮摇板)拉着儿夫不放行。

  你若走来将我——

  (哭头)带,

  我的夫哇!

  薛平贵(西皮摇板)你苦苦地拉我为何来?

  王宝钏(西皮摇板)此去不定三五载,

  撇下为妻靠谁来?

  薛平贵(西皮摇板)干柴十担米八斗,

  你在寒窑度春秋。

  辞别三姐跨飞禽,

  (薛平贵推王宝钏。薛平贵拉马跑圆场,王宝钏追。王宝钏拉住薛平贵,薛平贵拔剑割断战袍,王宝钏摔倒。薛平贵上马。)

  薛平贵(白)三姐保重了!

  (薛平贵下。)

  (西皮哭头过门。)

  王宝钏(白)薛郎!我夫!

  (哭头)啊、啊、啊……我的夫哇!

  (西皮摇板)一见薛郎上能行,

  恰似钢刀刺我心。

  悲悲切切窑门进,

  (王宝钏进窑。)

  王宝钏(西皮摇板)不知何日转回程!

  (王宝钏下。)

  陈氏(白)哎呀,儿吓!

  (西皮摇板)听得家院一声禀,

  烈性的三女病缠身。

  (哭板)眼望城南大声叫,

  我的儿吓……

  (西皮摇板)怎可以或许到寒窑看望儿身。

  陈氏(白)儿吓!

  (西皮慢板)叫家院你与我前把路引,

  想畴前大不应彩楼结亲。

  为宝钏把我的精力用尽,

  为女儿与相国吵闹相争;

  为宝钏常忧闷神昏不定,

  为女儿哭得我头闷眼昏。

  实可叹薛平郎西凉丧命,

  宝钏儿受苦楚一十七春。

  王宝钏(西皮摇板)忽听窑外有人声,

  想必是四邻探奴身。

  薛郎一去无音信,

  寒窑内哭坏女钗裙。

  王宝钏(白)哎呀!

  (西皮流水板)老娘来到城南郡,

  好一似钢刀刺在心。

  儿夫西凉丧了命,

  这回怎见老娘亲?

  陈氏(哭)哎呀,儿吓!

  (西皮导板)一见娇儿珠泪滚,

  (哭)三女,宝钏儿吓!

  (西皮流水板)手搀三女说分明:

  儿在相府多侥幸,

  乖巧伶俐甚伶俐。

  闲来绣阁挑花朵,

  闷来花圃散精力。

  几多侍女来陪同,

  很多丫鬟随后跟。

  自从我儿出相府,

  母女别离十七春。

  畴前娇容如嫩笋,

  今朝我儿变了形。

  面黄肌瘦容颜改,

  忍饥受饱不回心。

  日见无人来谈论,

  晚来恰似一孤灯。

  北风冷凉儿受尽,

  破窑怎藏儿的身?

  你本是宰相令媛女,

  叫娘心疼不心疼!

  王宝钏(西皮二六板)老娘不必两泪淋,

  女儿言来听分明:

  大姐、二姐有福气,

  许配为官做宦人。

  惟有女儿命内苦,

  彩球单打花郎身。

  好的好来歹的歹,

  富的富来贫的贫。

  若人多想为官宦,

  谁做耕田种地人?

  陈氏(西皮流水板)背地里只把相国恨,

  三个女儿两看承。

  大女、二女我不爱,

  唯有朋友我心疼。

  老身本年六十九,

  瓦上霜来风前灯。

  今日见了娇儿面,

  恰似枯木又逢春。

  陈氏(白)不消扫除,与为娘带路进窑,儿吓!

  (西皮摇板)雕梁画阁儿不住,

  寒窑怎存我儿身?

  王宝钏(白)哎,母亲请用。

  陈氏(白)哎呀!

  (西皮摇板)珍馐海味儿不消,

  罐内稀饭怎度工夫?

  陈氏(同三叫头)(母亲)(宝钏)!(老娘)(我儿)!哎吓,(老娘亲)(儿吓)!

  陈氏(西皮摇板)哭一声王宝钏!

  王宝钏(西皮摇板)叫一声老娘亲!

  陈氏(西皮摇板)想昔时在相府多么侥幸,

  到现在住寒窑娘好肉痛。

  王宝钏(西皮摇板)只当孩儿伤了命,

  何劳娘亲挂在心?

  陈氏(西皮摇板)儿随为娘回相府,

  只享荣华不愁贫。

  王宝钏(西皮摇板)儿与爹爹三击掌,

  饿死寒窑不进相府门。

  陈氏(哭板)王宝钏……

  王宝钏(哭板)老娘亲……

  王宝钏(同哭板)呀吓呀吓!

  陈氏(哭)我的儿吓……

  王宝钏(哭)老娘亲吓……

  王宝钏(西皮导板)老娘亲请上容儿拜禀,

  陈氏(白)我儿不必拜了,一旁坐了。

  (家院、丫鬟同暗下。)

  王宝钏(西皮慢板)母女们在寒窑叙一叙苦情:

  都只为老娘切身染沉痾,

  女儿在后花圃把香来焚。

  许愿降香三年整,

  后宫娘娘得知情。

  恩赐五彩花绒线,

  绣成了彩球定终身。

  实希望打中宦门后,

  谁知单打在花郎身。

  夫妻二人相府进,

  老爹爹一见肝火升。

  前门赶出薛平贵,

  后门赶出女儿身。

  夫妻二人无投奔,

  破瓦寒窑把身存。

  渠江河内妖魔显,

  红鬃烈马乱伤人。

  平贵擒了红鬃马,

  唐王驾前往讨封。

  西凉贼子造了反,

  平贵倒做马先行。

  一去不觉十七载,

  儿比孤雁失了群。

  老娘回府对父论,

  休把孩儿挂在心。

  陈氏(西皮摇板)我儿不必心沉闷,

  不要啼哭费精力。

  不要听你父的话,

  不要悬念平郎身。

  儿随为娘回相府,

  跟娘坐来随娘行。

  倘若你父有谈论,

  舍生忘死拼他人。

  若是为娘归泉路,

  儿就是披麻戴孝人。

  王宝钏(西皮摇板)老娘亲不必两泪淋,

  女儿言来听分明:

  倘若老娘身亡故,

  儿是披麻戴孝人;

  倘若爹爹身亡故,

  女儿不去哭半声。

  宝钏烧香把佛敬,

  儿要修修下世身。

  陈氏(西皮摇板)立志守节拿得稳,

  皇天不负你这苦心人。

  (王宝钏上。)

  王宝钏(西皮散板)儿夫西凉未反转展转,

  倒叫宝钏挂心间。

  (白)奴家,王宝钏。只因昔时抛球招婿,打中薛郎。反转展转相府,与爹爹三击掌,誓死不回相府。不想薛郎降了红鬃烈马。圣上见喜,封为后军督府。我家爹爹上殿参奏一本,言道:西凉夏国,发兵造反。命苏龙、魏虎挂帅。将我夫改为马前先行,前往交战西凉。至今十余载,音信全无。可怜我这几日身体有病。本当修书一封,寄与薛郎。山路遥远,不得传送。只怕我夫妻,此生就难以相见了!

  (雁仙自下场门暗上,站在大边椅上,连叫三声。)

  王宝钏(白)且住!我想鸿雁乃是仁义之鸟,能与人传书寄柬。

  雁哪,雁哪!我成心修书一封,请你寄往西凉,寄与我夫平贵。你若愿去,与我把头三点!

  (雁仙三点头,三叫。)

  王宝钏(白)哎呀呀!它公然愿去。待奴修书。哎呀且住!寒窑之内,哪有文房四宝?这便怎样处?有了!我不免扯下罗裙,咬破中指,修写血书便了!

  (西皮导板)不曾修书肉痛酸,

  (王宝钏咬左手指,用右手蘸血修书。)

  王宝钏(哭)喂呀呀……

  (西皮流水板)十指连心泪不干。

  上写宝钏修书柬:

  “拜上儿夫平贵男:

  妻为你懒把父母见,

  妻为你寒窑受熬煎。

  你若念在夫妻义,

  不分日夜返长安。

  你若不念夫妻义,

  稳坐西凉莫回还。

  早来三天还相见,

  迟来三日不团聚!”

  修干休札手发颤,

  (西皮散板)拴在宾鸿项下边。

  (白)我不免将血书拴在鸿雁颈上便了。

  (王宝钏拴血书。雁仙下。)

  王宝钏(西皮散板)但愿宾鸿书寄到,

  免得奴家心内焦。

  (王宝钏下。)

  【第一场】

  薛平贵(白)哦呵呀!看这宾鸿大雁,骂孤无道,此乃不祥之兆。

  内侍,看弓弹伺候。

  (西皮摇板)自从盘古登时天,

  哪有宾鸿吐人言?

  人来看过弓和弹,

  瞄准宾鸿撒了弦。

  薛平贵(白)“宝钏”,贤妻,哎呀妻吓!

  (西皮导板)见手札不由孤泪如泉涌,

  (三叫头)宝钏,贤妻,哎,妻吓!

  (西皮慢板)点点的珠泪儿洒落在胸前。

  常随官与孤把班散,

  (大寺人、四寺人同下。)

  薛平贵(西皮慢板)一字字一行行写得周全: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拜上儿夫无义男。

  自从儿夫西凉战,

  妻为你在寒窑受尽熬煎。

  早来三天还相见,

  迟来三天不克不及团聚。

  看干休札望长安,

  (哭头)王三姐,宝钏,吓吓吓,我的妻吓!

  (西皮摇板)夫妻们相逢难上难。

  低下头来心思转,

  猛然一计上心间。

  撩袍端带上银安,

  (大寺人上。)

  薛平贵(西皮摇板)快宣公主把驾参。

  大寺人(白)公主上殿。

  代战公主(内白)领旨。

  (代战公主上。)

  代战公主(西皮二六板)刚才教场操兵转,

  又听得大王把咱宣。

  宫娥摆驾银安殿,

  参王驾来问王安。

  (白)妾妃见驾,大王千岁!

  薛平贵(西皮原板)夫妻们对坐饮美酒,

  她安知血书袖内藏。

  山河虽然孤执掌,

  怕的是南朝动刀枪。

  代战公主(西皮摇板)大王爷但把宽解放,

  细听咱家说端详:

  哪怕南朝兵将广,

  咱一人能挡百万儿郎。

  薛平贵(西皮摇板)公主虽然韬略广,

  一人怎挡百万郎?

  代战公主(西皮摇板)一来是大王爷洪福大,

  咱家细心礼理当。

  宫娥女将酒忙斟上,

  这杯酒愿大王福寿绵绵。

  薛平贵(西皮摇板)公主敬酒王心爽,

  多吃几杯有何妨。

  (白)公主连日操兵辛苦,孤王要把敬你三大杯。

  大寺人(白)公主醉了!

  薛平贵(白)你也醉了!

  (西皮摇板)一见公主醉银安,

  中了平贵巧机关。

  内侍与孤把衣换,

  (薛平贵更衣。)

  薛平贵(西皮快板)番邦令箭别腰间。

  不辞公主跨雕鞍,

  大寺人(白)倘若公主问道大王,若何回覆?

  薛平贵(西皮快板)难舍公主十分贤。

  桌案现有笔和砚,

  字字行行写一篇:

  春夏秋冬四时天,

  孤王亲身去阅边。

  你若念在夫妻义,

  率领人马赶三关;

  你若不念夫妻义,

  西凉国改为女儿川。

  番儿带过红鬃战,

  公主醒来对她言,孤去阅边。

  (薛平贵下。)

  大寺人(白)公主醒来!

  代战公主(西皮导板)时才酒醉银安殿,

  (西皮摇板)不见大王在哪边。

  (白)大王往那里去了?

  大寺人(白)阅边去了。

  代战公主(白)可留下什么?

  大寺人(白)有手札一封,公主请看。

  代战公主(白)侍咱家看来。

  (西皮快板)上写春秋四时天,

  孤王亲身去阅边。

  公主若念夫妻爱,

  率领人马赶三关;

  公主不念夫妻恩,

  西凉改作女儿川。

  看罢书决心思算,

  (白)哦,是了,

  (西皮摇板)本来大王回长安。

  (白)叫咱家带兵追逐。

  内侍,叮咛马达、江海,全身披挂,教场伺候。

  大寺人(白)公主有令:叮咛马达、江海,全身披挂,教场伺候。

  代战公主(西皮摇板)大王干事礼不端,

  不应擅自回长安。

  点齐人马将他赶,

  追逐大王问一番。

  (代战公主、大寺人同下。)

  【第五场】

  薛平贵(西皮快板)莫宿将军对我言,

  公主带兵赶三关。

  安心不下敌楼看,

  (马达、江海、小番同上。)

  薛平贵(西皮快板)旗帜遮住半边天。

  马达、江海一声宣,

  请你公主到城边,王有话言。

  江海(同白)有请公主!

  (代战公主上。)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马达、江海一声请,

  催马拧枪到关前。

  坐在雕鞍用目看,

  (白)吓,

  (西皮快板)城上站的是无义男。

  我国有何亏负你,

  为何擅自回长安?

  薛平贵(西皮快板)那一日驾坐银安殿,

  宾鸿大雁吐人言。

  手使金弓和银弹,

  打下半幅罗裙衫。

  孤王打开从头看,

  家有前妻王宝钏。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尊一声大王爷细听咱言:

  南朝中有前妻王三姐,

  畴前就该说根源。

  薛平贵(西皮快板)本当与你说实言,

  公主欠好也枉然。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听一言来怒冲冠,

  要回长安难上难。

  薛平贵(白)哎吓!

  (西皮快板)一见公主变了脸,

  要回长安难上难。

  站立城楼望长安,

  (三叫头哭板)王三姐,妻宝钏,嗳嗳嗳,我的妻吓!

  (西皮摇板)夫妻们相逢在梦间。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见大王哭的心好惨,

  不由咱家自详参:

  有心放他回朝转,

  生怕一去不回还。

  低下头来心暗转,

  (白)有了,

  (西皮摇板)突然一计上心间。

  (白)大王你也不必啼哭,非是咱家不放你归去,因你国奸多忠少,是我安心不下。我这里有金翎鸽子一只,带在身边,倘有奸臣暗害,你将金翎鸽子放回,咱家出兵前往搭救就是了。

  薛平贵(白)多谢公主!

  (西皮摇板)一见公主开膏泽,

  马达、江海听我言:

  人马休回西凉转,

  就在此地安营盘。

  互换鸽儿金鈚箭,

  到寒窑看一看王氏宝钏。

  (叫头)公主,贤妻,哎吓!

  (薛平贵下。)

  代战公主(西皮快板)一见大王回长安,

  马达、江海听我言:

  人马休回西凉转,

  就在此地安营盘。

  等待金翎鸽子转,

  那时出兵反长安。

  【第一场】

  薛平贵(内西皮导板)一马离了西凉界,

  (薛平贵上。)

  薛平贵(西皮原板)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

  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

  薛平贵好一似孤雁归来。

  老王允在野中官居太宰,

  他把我贫贫民哪放在心怀!

  恨魏虎起妒心将我暗害,

  苦苦地要害我所为何来?

  柳林下栓战马

  (西皮散板)武家坡外,

  (薛平贵下马。)

  薛平贵(西皮散板)见了那众大嫂细问畅怀。

  (白)各位大嫂请了!

  王宝钏(西皮慢三眼)武家坡又来了王氏宝钏。

  站立在坡前用目看,

  那一旁站定了一位军官。

  假意儿在此间把菜剜,

  他那里问一声我好回覆一言。

  薛平贵(西皮原板)这大嫂传话

  (西皮快板)太迟慢,

  武家坡等得我好不耐烦。

  下得坡来用目看,

  见一位大嫂把菜剜。

  看前影看也看不见,

  后影恰似妻宝钏。

  本当向前把妻唤,

  (白)且慢!

  (西皮摇板)错认民妻礼不端。

  (白)大嫂请了!

  薛平贵(白)我自有事理。

  (西皮快板)洞宾曾把牡丹戏,

  庄子先生三戏妻。

  秋胡戏过罗氏女,

  薛平贵调戏我本人妻。

  (西皮散板)把书取,

  (白)哎呀!

  (西皮散板)我把大嫂的手札失。

  薛平贵(西皮导板)八月十蒲月光明,

  薛平贵(白)皓月当空!

  (西皮原板)薛大哥在月下修书文。

  王宝钏(西皮原板)我问他好来?

  薛平贵(西皮原板)他倒好。

  王宝钏(西皮原板)再问他平和平静?

  薛平贵(西皮原板)倒也平和平静。

  王宝钏(西皮原板)三餐茶饭?

  薛平贵(西皮原板)小军造。

  王宝钏(西皮原板)衣衫破了?

  薛平贵(西皮原板)自有人缝。

  薛大哥这几年运欠亨,

  他在那西凉国受了苦情。

  薛平贵(西皮原板)虎帐中失了一骑马,

  薛平贵(白)天然有哇!

  (西皮原板)为赔马借了我十两银。

  薛平贵(西皮原板)本利算来二十两,

  并不曾还我半毫分。

  薛平贵(西皮原板)那一日过营把债讨,

  他言道长安城有一个王氏宝钏。

  薛平贵(白)她倒推得清洁,只怕这汗么,要出在病人的身上哟!

  (西皮原板)薛大哥无钱将妻卖,

  将大嫂卖与了当军的人。

  王宝钏(西皮二六板)指着西凉大声骂,

  无义的强盗骂几声。

  妻为你不把相府进,

  妻为你失却父女情。

  既是儿夫将我卖,

  (西皮散板)六证的人?

  薛平贵(西皮快板)苏龙、魏虎为媒证,

  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

  王宝钏(西皮快板)提起了旁人我不认,

  苏龙、魏虎是内亲。

  你我同把相府进,

  三人对面说分明!

  薛平贵(西皮快板)他三人与我有仇恨,

  咬定了牙关他不认承!

  王宝钏(西皮快板)我的父在野为官宦,

  贵寓金银堆如山。

  本利算来该几多,

  命人送到那西凉川。

  薛平贵(西皮快板)西凉国一百单八站,

  为军的要人我不要钱。

  王宝钏(西皮快板)我进相府对父言,

  家人小子有万千。

  将你送到官衙内,

  打板子,上夹棍,丢南牢,坐扣留,管叫你思前容易就退后难。

  薛平贵(西皮快板)大嫂措辞理不端,

  为军哪怕到当官!

  衙内衙外我打点,

  管保大嫂断与咱!

  王宝钏(西皮快板)军爷措辞理不端,

  欺奴就如欺了天。

  西凉鞑子将你斩!

  妻儿长幼奴一般。

  薛平贵(西皮快板)好一个贞洁王宝钏,

  各式调戏也枉然。

  用手取出银一锭,

  将银放在地平川。

  这锭银,三两三,

  拿归去,把家安,

  买绫罗,做衣衫,

  我与你风流的夫妻我们过几年。

  王宝钏(西皮快板)这锭银子奴不要,

  与你娘做个安家的钱。

  买白布,做白衫,买白纸,糊白幡,

  落一个孝子名儿在全国传。

  薛平贵(西皮快板)是节女就该在家园,

  为何来在大道边?

  (西皮散板)不良意,

  一马双跨到西凉川。

  (白)大嫂上马呀!

  王宝钏(白)呀!

  (西皮快板)一见军爷变了脸,

  不由宝钏心胆寒。

  (西皮散板)心暗算,

  (白)有了!

  (西皮快板)猛然一计上心间,

  (西皮散板)迷他的眼。

  (白)军爷,那旁有人来了!

  王宝钏(西皮散板)仓猝奔到那寒窑前。

  (王宝钏下。)

  薛平贵(笑)哈哈哈……

  (西皮散板)好一个贞洁王宝钏,

  公然为我受熬煎。

  不骑马来步下赶,

  夫妻们相逢寒窑前。

  (薛平贵下。)

  【第二场】

  (王宝钏上。)

  王宝钏(西皮散板)前面走的王宝钏,

  (薛平贵上。)

  薛平贵(西皮散板)后面跟从薛平男。

  王宝钏(西皮散板)进得窑来把门掩,

  薛平贵(西皮散板)将为丈夫关在这窑外边。

  王宝钏(白)唗!

  (西皮快板)先前说是当军汉,

  现在又说儿夫还。

  说得明来重相见,

  说不明来也枉然!

  薛平贵(西皮导板)提起昔时泪不干,

  (西皮原板)夫妻们寒窑受尽了熬煎!

  自从降了红鬃马,

  唐王驾前往讨官。

  官封我后军都督府,

  你父上殿把本参。

  (西皮快板)登时天,

  哪有岳父把婿参?

  西凉国,造了反,

  薛平贵倒做了先行官。

  两军阵前遇代战,

  代战公主好严肃,将我擒过马雕鞍。

  多蒙老王不愿斩,

  反将公主配良缘。

  西凉老王把驾晏,

  代战女保我坐银安。

  那一日驾坐银安殿,

  宾鸿大雁口吐人言。

  手执金弓银弹打,

  打下了半幅血罗衫。

  打开罗衫从头看,

  才晓得寒窑刻苦王宝钏。

  不分日夜回家转,

  为的是夫妻得团聚。

  三姐不信掐指算,

  连去带来十八年。

  王宝钏(白)呀!

  (西皮散板)既是儿夫回家转,

  可见鸿雁手札传?

  薛平贵(西皮散板)水流千遭归大海,

  原物交与王宝钏。

  (薛平贵取血书交王宝钏。)

  王宝钏(西皮散板)一见血书心好惨,

  果是儿夫转回还。

  开开窑门来相见,

  (王宝钏开门看,关门。)

  王宝钏(白)唗!

  (西皮散板)我的夫哪有五绺髯。

  薛平贵(西皮散板)少年后辈江湖老,

  红粉佳人两鬓斑。

  三姐不信菱花看,

  也不似昔时彩楼前。

  王宝钏(西皮散板)寒窑哪有菱花镜?

  薛平贵(白)水盆里面。

  王宝钏(西皮散板)水盆里面照容颜。

  啊,啊,啊……容颜变,

  十八载老了王宝钏。

  薛平贵(白)啊三姐,快快开了窑门,夫妻相见才是。

  王宝钏(白)既是儿夫反转展转,退后一步!

  薛平贵(白)退后一步。

  王宝钏(白)再退后一步!

  薛平贵(白)再退后一步。

  王宝钏(白)还要退后一步!

  薛平贵(白)哎呀妻呀,后面无有路了!

  王宝钏(白)后面有路,你还不回来呢!

  (王宝钏哭。)

  王宝钏(西皮散板)开开窑门重相见,

  (王宝钏开门,出门。)

  王宝钏(白)也罢!

  (西皮散板)不如碰死在窑前!

  薛平贵(西皮散板)三姐不必寻短见,

  为丈夫跪在窑外边。

  王宝钏(西皮散板)走向前来用手搀,

  (王宝钏搀薛平贵起,同进窑内入座。)

  王宝钏(西皮散板)十八载做的是什么官?

  薛平贵(白)三姐观宝!

  (西皮快板)在头上整整沿毡帽,

  身上抖抖滚龙袍。

  用手取出番王宝,

  三姐拿去细心瞧。

  王宝钏(西皮快板)用手接过番王宝,

  不由宝钏喜眉梢。

  走向前来忙跪倒,

  万岁台前讨封号。

  薛平贵(白)哎!哪有不封之理?三姐听封!

  (西皮快板)非是我不把你来封,

  有个来由在此中。

  西凉国是一个代……

  王宝钏(白)薛郎,代什么?

  薛平贵(西皮快板)西凉国有个女代战,

  她保孤王坐银安。

  王宝钏(西皮快板)有朝一日登龙位,

  她为正来我为偏。

  薛平贵(西皮快板)说什么正来道什么偏?

  你我结发在她先。

  有朝一日登龙殿,

  封你昭阳掌正权。

  王宝钏(西皮散板)谢罢万岁龙膏泽,

  (王宝钏起。)

  王宝钏(西皮散板)十八载才得凤衣穿。

  薛平贵(西皮散板)平贵离家十八年,

  王宝钏(西皮散板)刻苦受难王宝钏。

  薛平贵(西皮散板)今日夫妻重相见,

  王宝钏(西皮散板)只生怕相逢在梦间。

  王宝钏(西皮二六板)听得家院一声请,

  寒窑来了刻苦人。

  (西皮散板)相府进,

  见了爹爹说分明。

  (白)拜见爹爹!

  王宝钏(白)儿遵命。

  (西皮散板)前堂领了爹爹命,

  后堂去见儿的老娘亲。

  王允(白)看酒!

  (西皮原板)寿堂之上摆酒宴,

  王夫人(西皮原板)全家团聚乐平安。

  王宝钏(西皮原板)一家人华堂上庆贺寿诞,

  魏虎贼他那里心不平安。

  他安知薛郎夫早已反转展转,

  老爹爹问一声答他一言。

  王宝钏(白)娘啊!

  (西皮流水板)母亲不必来相劝,

  女儿有言听根源:

  只因魏猛将人陷,

  丈夫薛郎丧外边。

  (西皮散板)寒窑转,

  寒窑去把薛郎搬。

  薛平贵(内西皮导板)为见王允巧乔妆,

  薛平贵(西皮快板)寒窑内来了平贵男。

  几载不见王允面,

  相府修盖好严肃。

  我与魏虎把粮算,

  薛平贵(西皮散板)问我一声答一言。

  薛平贵(白)走哇!

  (西皮摇板)上前抓住袍和带,

  你苦苦地害我为何来?

  【第一场】

  代战公主(西皮导板)将人马扎在银空山,

  (西皮原板)个个儿郎好严肃!

  只因大王回朝转,

  倒叫咱家挂心间。

  (西皮散板)雁声喊,

  空中大雁上下翻。

  开弓放出雕翎箭,

  【第三场】

  (薛平贵上。)

  薛平贵(西皮散板)心中只把魏虎怨,

  (白)俺,薛平贵。唐王晏驾,王允篡位,俺不免将金铃鸽儿放回,候公主大兵到此,魏虎哇,贼!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西皮散板)苦苦害我为哪般?

  金铃鸽儿撒反转展转,

  (薛平贵放鸽。)

  薛平贵(西皮散板)等待公主报仇冤。

  (薛平贵下。)

  【第四场】

  (四红龙套引代战公主同上。)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大王一去无消息,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问声小将名和姓?

  通上名来好交兵!

  高嗣继(西皮散板)老爷名叫高嗣继,

  我保王允坐华夷!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传闻来了高嗣继,

  咱家与你见凹凸!

  【第五场】

  薛平贵(西皮散板)金铃鸽儿撒放转,

  不见公主为哪般?

  将身来在汾河岸,

  那旁又来一将官。

  高嗣继(西皮散板)催马来在汾河岸,

  只见平贵在面前。

  手持金枪分心刺,

  薛平贵(西皮散板)孤王上前忙遮拦。

  问声小将名和姓,

  刺杀孤王为哪般?

  高嗣继(西皮散板)白马银枪高嗣继,

  我保王允坐山河。

  薛平贵(西皮散板)自从盘古登时天,

  哪无为臣坐山河?

  哗啦啦催开红鬃战,

  高嗣继(西皮散板)只见青龙头上翻。

  翻身下了马走战,

  高嗣继(西皮散板)三呼万岁宽恕咱。

  薛平贵(西皮散板)人困马乏难交战,

  (西皮快板)只见小将跪马前。

  顿时擒王擒不住,

  诓孤下马难上难!

  高嗣继(西皮快板)万岁不必细心盘,

  为臣保你坐山河。

  薛平贵(西皮快板)既愿保孤坐山河,

  你对苍天表一番!

  高嗣继(西皮快板)我若保主有假意,

  死在千军万马前!

  薛平贵(西皮快板)一见小将盟誓愿,

  不由孤王喜心间。

  (西皮散板)不下马,

  (西皮散板)鞭梢搀起将魁元。

  高嗣继(西皮散板)西凉有个女代战,

  她不归降也枉然。

  薛平贵(西皮散板)西凉有个女代战,

  她保孤王坐山河。

  耳旁又听人声喊,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来了代战女婵娟。

  手使金枪分心点,

  薛平贵(西皮散板)孤王上前忙遮拦。

  白马银枪高嗣继,

  他保孤王坐山河。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既然保你坐山河,

  何不带兵反长安?

  薛平贵(白)好哇!

  (西皮散板)孤王马大将令传!

  (西皮快板)马达、江海听我言:

  上殿先拿王丞相,

  休要放走魏左参!

  大呼一声催前趱,

  薛平贵(西皮散板)薛平贵今日报仇冤!

  【第六场】

  王允(内西皮导板)乌鸦不住当头叫,

  王允(白)唉!

  (西皮散板)叫得老汉心内焦。

  怕的是代战女发兵到,

  孤王我山河坐不牢。

  魏虎(白)老丈人哪!

  (西皮散板)岳父休要心懊恼,

  小婿言来听根苗:

  哪怕那代战发兵到,

  有魏虎我会耍大刀!

  王允(西皮散板)贤婿休要胡乱道,

  你保孤王坐九朝。

  快快摆驾金殿道,

  (四红龙套引马达、江海同上,擒王允、魏虎同下。)

  薛平贵(内西皮导板)龙凤阁内把衣换,

  薛平贵(西皮原板)薛平贵也有今日天。

  马达、江海把旨传,

  你就说孤王驾坐在长安。

  龙行虎步上金殿,

  朝房内宣苏龙来把驾参。

  苏龙(西皮散板)撩袍端带上金殿,

  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西皮散板)孤王金殿把旨传,

  加升三级在野班。

  苏龙(白)谢万岁!

  (西皮散板)辞别万岁下金殿,

  加升三级在野班。

  薛平贵(西皮散板)忙将王允押上殿,

  薛平贵(西皮散板)不由孤王怒冲冠。

  先前定计将孤害,

  今日也要冤报冤。

  马达、江海推出斩,

  斩他的人头挂高竿。

  王宝钏(西皮快板)传闻万岁将父斩,

  吓得宝钏心胆寒。

  (西皮散板)上金殿,

  王宝钏(西皮散板)要斩我父为哪般?

  薛平贵(西皮散板)先前定计将孤害,

  仇报仇来冤报冤!

  王宝钏(西皮散板)我父犯罪律当斩,

  我母待你恩如山。

  王宝钏(白)呀!

  (西皮散板)万岁不赦我父转,

  (白)罢!

  (西皮散板)不如碰死在金銮!

  薛平贵(白)且慢!

  (西皮散板)御妻不必行短见,

  午门赦回王相官。

  王允(西皮快板)千层浪里翻身转,

  百尺高竿得命还。

  站在殿角用目看,

  那旁站定王宝钏。

  王允(西皮散板)刚才万岁将父斩,

  何人救父活命还?

  王宝钏(西皮散板)刚才万岁将父斩,

  女儿救父命回还。

  王允(西皮散板)我儿救得父反转展转,

  可算节孝两双全。

  王宝钏(白)爹爹呀!

  (西皮二六板)讲什么节孝两双全?

  女儿言来听根源:

  大姐许配苏元帅,

  二姐许配魏左参;

  惟有女儿命运苦,

  彩球单打平贵男;

  先前道他是花郎汉,

  到现在端规矩正、正正端端、驾坐在金銮。

  来、来、来,随女儿上金殿,

  (王允、王宝钏同上殿,王允跪。)

  王宝钏(西皮散板)不斩我父还要封官。

  薛平贵(西皮散板)殿角赐你金交椅,

  朝事齐毕再封官。

  王允(西皮散板)万岁休把老臣怨,

  王允(西皮散板)俱是魏虎起祸根。

  薛平贵(西皮散板)忙将魏虎押上殿,

  薛平贵(西皮散板)一见奸贼怒冲冠。

  马达、江海将他斩!

  王宝钏(白)且慢!

  (西皮散板)妾妃还要问一番。

  内侍摆下金交椅!

  (西皮快板)骂一声魏虎狗肺男。

  先前如何将我害,

  逐个从头说根源!

  魏虎(西皮流水板)有魏虎,泪如梭,

  娘娘千岁听我说:

  你今若是饶了我,

  从今茹素我念弥陀。

  王宝钏(白)唗!

  (西皮散板)马达、江海推出斩,

  将他人头挂高竿。

  薛平贵(西皮散板)马达、江海将旨传,

  代战公主把驾参!

  代战公主(西皮二六板)来在他国用目看,

  他国我国纷歧般。

  大摇在摆上金殿,

  上面坐定女婵娟。

  马达、江海一声唤!

  马达、江海(同白)得见个礼儿。

  (西皮流水板)上面坐的王宝钏。

  (西皮散板)把礼见,

  代战公主(白)我们娘仨捣捣碓吧!

  (西皮流水板)他国我国纷歧般。

  走向前来把礼见,

  娘娘千岁!

  (白)你们瞧着!

  (西皮散板)驾可安?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王宝钏垂头用目看,

  代战女服装似天仙。

  怪不得儿夫他不反转展转,

  被她缠恋一十八年。

  宝钏若是男儿汉,

  我也到她国住儿年。

  我本当不把礼来见,

  她道我王氏宝钏礼不端。

  走向前来用手搀。

  王宝钏(白)贤妹呀!

  (西皮流水板)尊一声贤妹听我言:

  儿夫西凉你照看,

  多蒙你照看他一十八年。

  代战公主(西皮流水板)姐姐措辞礼太谦,

  小妹言来听根源:

  说什么儿夫我照看,

  可怜你刻苦一十八年。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姐妹双双上金殿,

  代战公主(同西皮散板)参王驾来问王安。

  (王宝钏、代战公主同跪。)

  薛平贵(西皮快板)孤王金殿用目看,

  二梓童服装似天仙。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孤赐你二人龙凤剑,

  三人同掌锦山河。

  王宝钏(西皮散板)叩头忙谢龙膏泽,

  (王宝钏、代战公主同起。)

  代战公主(西皮散板)你为正来咱为偏。

  王宝钏(西皮流水板)讲什么正来说什么偏?

  姐妹二人俱一般。

  二人同掌昭阳院。

  薛平贵(笑)哈哈哈……

  (西皮散板)宝钏近前听旨传,

  相府快把岳母搬。

  王宝钏(西皮散板)万岁金殿把旨传,)

  王宝钏(西皮散板)相府去把我的老娘搬。

  薛平贵(西皮流水板)孤王金殿赦诏颁,

  晓谕满朝文武官。

  一赦赋税并钱钞,

  二赦囚犯出牢监。

  王夫人(西皮散板)来在午门下车辇,

  王夫人(西皮流水板)有劳三姐把娘搬。

  站立金殿用目看,

  上面坐定平贵男。

  先前他是花郎汉,

  到现在端规矩正一朝皇帝驾坐在金銮。

  三女儿搀娘

  (西皮散板)上金殿,

  王夫人(西皮散板)参王驾来问王安。

  薛平贵(西皮散板)二梓童搀岳母待王参见,

  薛平贵(西皮二六板)尊一声老岳母细听孤言: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老岳母封在养老院,

  一日三餐王去问安。

  请,请,请,老岳母你请下金銮。

  王夫人(西皮散板)辞别万岁下金殿,

  王夫人(西皮散板)昂首只见王相官。

  你道我养女无益处,

  一女胜过十个男。

  宝钏封在昭阳院,

  代战西宫掌兵权。

  将老身封在养老院,

  一日三餐王去问安。

  来,来,来,随我到养老院,

  王夫人(西皮散板)养老院中乐平安。

  薛平贵(西皮散板)忙将王允宣上殿,

  薛平贵(西皮散板)孤封你养老太师在野班,有职无权。

  王允(西皮散板)辞别万岁下金殿,

  王允(西皮散板)我王允做的是受气官。

  薛平贵(西皮散板)朝事已毕把班散,

  (四寺人同下,薛平贵离座。)

  薛平贵(西皮散板)养老宫中去问安。

  解读词条背后的学问

  学者、资深电视人

  坐在戏院用目看,京剧唱词太好玩

  “用目看”是京剧《红鬃烈马》频频呈现的唱词之一,好比此中《武家坡》一折,王宝钏“站立在坡前用目看,那一旁站定了一位军官”,薛平贵“下得坡来用目看,见一位大嫂把菜剜。”看,当然是用目看,不成能用咯吱窝看,一个“看”字足矣,加上“用目”...

http://mindofyuvi.com/hzlm/4/
上一篇:CCTV空中剧院 20180430 京剧红鬃烈马 12 下一篇:京剧红鬃烈马1-4

报名参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