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鬃烈马

红鬃烈马

京剧传统剧目)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7-11 20:39    关注度: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京剧保守剧目

  ▪豫剧保守剧目

  查看我的珍藏

  (京剧保守剧目)

  《武家坡》(保守剧目)是京剧红鬃烈马》中的一出折子戏,讲的是:身世崇高家世的老婆王宝钏独居破瓦寒窑18年,在窘迫中写下血书,托鸿雁寄往西凉薛平贵得信,辞别代战公主,急返长安,在武家坡前碰见王宝钏。夫妻分手18年,容颜难辨,不敢贸然相认。薛平贵借问路试探宝钏,王宝钏贫寒艰辛,苦守贞节,逃回寒窑。薛平贵赶至窑前,细说启事,赔诉前情,夫妻才得相认。

  《红鬃烈马》

  王宝钏、薛平贵

  京剧河北梆子晋剧 秦腔平调

  武家坡:相传薛平贵投身戎行,辗转西征,屡立奇功,番民慑服。西凉国王既封以王爵,赐代战公主为妻,以固其心。继念干戈已靖,身膺殊荣。薛平贵虽至人臣极地,然遥忆结发荆布,或仍守破窑,曾为得一享嫡亲之乐。回望家山,不觉归心似箭。遂辞别公主,背井离乡。但在外十余年,更经风霜,已是须发苍苍,非复昔时张绪矣。既抵武家坡,与王宝钏会晤,复伪称薛平贵之友,居心调戏,以试王宝钏节操。王宝钏词气严明,见彼语涉亵狎,登时怒形于色,戟指大骂,愤愤而回。此段情节,与《桑园会》仿佛不异。谁知王宝钏方欲掩门,薛平贵已随入窑中,乃详告真名,备述别后十八年之情况。王宝钏又细审言语形态,知确系薛平贵,心乃大慰,始纳之。

  《武家坡》

  《武家坡》是保守京剧《红鬃烈马》中的一折。全剧有《花圃赠金》、《彩楼配》、《三击掌》、《闹窑降马》、《别窑当兵》、《误卯三打》、《母女会》(探寒窑)、《鸿雁修书》、《赶三关》、《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等13折。常演的为《彩楼配》、《三击掌》、《当兵别窑》也称《平贵别窑》、《银空山》、《武家坡》、《算军粮》、《大登殿》等数折。也有以王宝钏为主线的“王八出”和以薛平贵为主线的“薛八出”。

  唐丞相王允,生有三女,大女王金钏,嫁苏龙,官居户部;二女王银钏,配魏虎,兵部侍郎;三女王宝钏,不曾婚配,王允在长安城内高搭彩楼,为三女儿宝钏招赘快婿。宝钏到花圃焚香祷告,见园外有一乞丐,仪表不凡,倒卧雪地,扣问之后,知其名曰薛平贵。王宝钏慕其才志,心中暗许,赠以银米,嘱他加入选婿嘉会。二月二日,宝钏奉旨登楼选婿,她撇开浩繁令郎天孙,却将彩球抛赠薛平贵。王允愤慨,与宝钏隔离关系。宝钏下嫁薛平贵,同住寒窑。后来薛平贵因克服红鬃烈马有功,唐王大喜,封为后军都督。西凉下来战表,王允参奏,推次女婿魏虎、长女婿苏龙为正、副元帅,将平贵降为“先行”,受隶于魏虎麾下,即刻远征。平贵无法与宝钏辞别,留下老米八斗,干柴十担,洒泪而去。出征西凉战中,魏虎与王允合谋,屡找托言,欲斩平贵,经苏龙阻拦,遂加鞭挞,即令会阵。平贵竭力苦战,获得大胜。魏虎又以庆功为名,灌醉平贵,缚马驮至敌营。西凉王爱才,反将代战公主许之。西凉王死,平贵继位为王,驾坐西凉。过了十八年,王宝钏清守寒窑,备尝艰辛。老母切身看望,并无懈志。一日,平贵思念王宝钏,忽有鸿雁衔书而至。平贵见王宝钏血书,急欲回国看望,暂别公主,偷过“三关”,樵装回国。路过武家坡,遇王宝钏。夫妻拜别十八年,互不了解,薛平贵问路以试其心,王宝钏逃回寒窑,薛平贵赶至,直辞别后履历,夫妻相认。不久,唐王晏驾,王允篡位,发兵捕捉平贵;代战公主保驾。在代战的协助下,薛平贵攻下长安,自立为帝。金殿之上,平贵封赏苏龙、斩除魏虎、赦宥王允。封宝钏为正宫娘娘掌管昭阳院、代战公主为西宫娘娘掌管兵权。迎请王母,共庆团聚。

  全剧版本——

  杨宝森、张君秋、魏莲芳《红鬃烈马》1950年香港实况全剧录音

  武家坡剧照

  何玉蓉、王玉蓉《红鬃烈马》1985年实况全剧录音

  李和曾李世济《红鬃烈马》香港实况全剧录音

  高宝贤、杨淑蕊《红鬃烈马》实况全剧录音

  王玉蓉、马连良《武家坡》1937年唱片全剧录音

  程砚秋谭富英《武家坡》1946年上海实况全剧录音

  张君秋、谭富英《武家坡》1957年天津实况全剧录音

  程砚秋、杨宝森《武家坡》1957年北京静场全剧录音,此版本把这出久演的名剧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

  梅葆玖、王琴生《武家坡》1957年实况全剧录音

  尚小云、方英培《武家坡》1959年静场全剧录音

  李蔷华、梁庆云《武家坡》1983年北京实况全剧录音

  赵荣琛、寒山楼主《武家坡》1984年9月纽约实况全剧录音

  金素琴、周正荣《武家坡》台北实况全剧录音

  章遏云、赵培鑫《武家坡》台北实况全剧录音

  顾正秋、张昭泰《武家坡》台北实况全剧录音

  赵复芬、谢景莘《武家坡》台北实况全剧录音

  张曼玲、孙岳《武家坡》静场全剧录音

  李蔷华、张文涓《武家坡》实况全剧录音

  《武家坡》薛平贵

  (西皮导板)提起昔时泪不干,起昔时泪不干[原板]夫妻们寒窑受尽熬煎。自从降了红鬃战,唐王爷驾前往讨官。官封我后军都督府,你的父上殿把本参。自从盘古登时天,(流水)哪有岳父把婿参?西凉国造了反,薛平贵倒做了先行官。两军阵前遇代战,她把我擒下了马雕鞍。多蒙老王示膏泽,反把公主配良缘。西凉的老王把驾晏,众文武保我坐银安。那一日驾坐银安殿,宾鸿大雁口吐人言。手持金弓银弹打,打下了半幅血罗衫。打开罗衫从头看,才晓得寒窑刻苦的王宝钏。不分日夜往回赶,为的是夫妻们两团聚。三姐不信屈指算,连来带去十八年。

  (西皮二六板) 指着西凉大声骂,无义的强盗骂几声。妻为你不把那相府进,妻为你丧了父女情。既是儿夫将奴卖,谁是那三媒六证的人?

  (西皮流水板)那苏龙魏虎为媒证,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

  (西皮流水板)提起了旁人我不晓,那苏龙、魏虎是内亲。你我同把相府进,三人对面你就说分明。

  (西皮流水板)他三人与我有仇恨,咬定牙关他就不认承。

  (西皮流水板)我父在野为官宦,府下的金银堆如山。本利算来该几多?命人送到那西凉川。

  (西皮流水板)西凉川四十单八站,为军的要人我就不要钱。

  (西皮流水板)我进相府对父言,吩咐家人把你传。将你送到官衙内,打板子,上枷棍,管叫你思前容易你就退后的难。

  (西皮流水板)大嫂不必巧舌辩,为军哪怕到官前。衙里衙外我打点,管叫大嫂断与咱。

  (西皮流水板)军爷措辞理不端,欺人犹如欺了天。武家坡前你问一问,贞洁节女我王宝钏。

  (西皮流水板)好一个,贞洁王宝钏,各式调戏也枉然,腰中取出了银一锭,将银放在地平川。这锭银子,三两三,送与大嫂做养廉,买绫罗、做衣衫,打首饰,置簪环,我与你少年的夫妻就过几年。

  (西皮流水板)这锭银子奴不要,与你娘做一个安家的钱。买白布,做白衫,买白纸,糊白幡,落得个孝子的名儿在那全国传。

  《武家坡》王宝钏

  (西皮流水板)是节女不应出绣房 ,因何来在大道旁?为军的起下(西皮摇板) 不良意,一马双跨到西凉啊。

  ……转场(王宝钏上。)

  (西皮摇板)前面走的王三姐,(薛平贵上。)

  (西皮摇板)后面跟从薛平贵。

  (西皮摇板)进得窑来把门关,

  (西皮摇板)将丈夫关至在窑外边。

  (西皮快板)先前说是当军汉,现在又说儿夫男。若得夫妻重相见,说不明来碰头难!

  (西皮导板)提起昔时泪不干,(西皮原板) 夫妻们寒窑受尽了熬煎!自从降了红鬃战,唐王驾前往讨官。官封我后军都督府,你的父上殿把本参。自从盘古(西皮快板)登时天,哪有岳父把婿参?西凉国,造了反,薛平贵倒做了先行官,两军阵前遇代战。她把我擒下了马雕鞍,多蒙老王示膏泽,反把公主配良缘。西凉的老王把驾晏,众文武保我坐银安。那一日驾坐在银安殿,宾鸿大雁口吐人言。手执金弓银弹打,打下了半幅血罗衫。展开罗衫从头看,才晓得寒窑刻苦的王宝钏。不分日夜往回赶,为的是回家夫妻团聚。三姐不信从头算,连来带去十八年。

  (白)呀!(西皮散板) 既是儿夫回家转,可见鸿雁手札传?

  (西皮散板)水流千遭归大海,原物交与王宝钏。(薛平贵取血书交王宝钏。)

  (西皮散板)一见血书心好惨

  公然儿夫转家园。开了窑门夫妻见,(白)唗!(西皮摇板)儿夫哪有五绺髯?

  (西皮快板)少年后辈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三姐不信菱花看,不像昔时彩楼前。

  (西皮摇板)寒窑内哪有菱花镜,

  (白)水盆里面,

  (西皮摇板)水盆里面照容颜。老了老了真老了,十八大哥了王宝钏。

  (白)话已申明,开了窑门,夫妻相会。

  (白)要我开门,倒也不难,要你依我一件。

  (白)哪一件?

  (白)你往撤退退却上一步。

  (白)我退上一步。

  (白)你再退上一步。

  (白)再退上一步。

  (白)还要退上一步。

  (白)哎呀,妻呀,后面无有路了。

  (白)后面有路你还不回来呢!(西皮摇板)开开窑门夫妻见,(白)也罢,(西皮摇板)倒不如碰死在寒窑前。

  (西皮摇板)三姐不必寻短见,为夫跪在寒窑前。

  (西皮摇板)用手搀起无义汉,十八年作的什么官?

  (白)吓,为夫千里而回,不问我“茶饭”二字,就问我作的什么官,莫非你吃官穿官不成?

  ,《武家坡》剧照

  (白)你不问我,哪个问你?

  (白)我临行之时,有安家度用。

  (白)什么度用。

  (白)十担干柴,八斗老米。

  (白)十担干柴,八斗老米,慢说是吃,就是数也数完了。

  (白)吃完了,就该去借。

  (白)哪里去借?

  (白)相府去借。

  (白)自从你去后,我并不曾上相府。

  (白)好!有志气!少陪了。

  (白)哪里去?

  (白)去上相府算粮。

  (白)不要去了,我那爹爹得了病了。

  (白)得了什么病?

  (白)见不得你的病。

  (白)他见不得我,我还见不得他不成!

  (白)我爹爹当朝辅弼,他还见不得你了?

  (白)你道他当朝辅弼,有日我得了唐室全国,他与我牵马坠镫,我还嫌他老了!

  (白)薛郎醒来,不要说些梦呓。

  (白)句句实言,我还有宝。

  (白)有宝现宝。

  (白)无宝呢?

  (白)无宝倒是你那现世宝。

  (白)三姐,你要看宝吓!(西皮流水板) 在头上整整掩毡帽,身上斗斗滚龙袍。怀内取出番王宝,三姐拿去细心瞧。

  (西皮流水板)用手接过番王宝,宝钏用目细心瞧。迈步撩衣忙跪倒,君王面前讨封诰。

  (白)下跪何人?

  (白)王氏宝钏。

  (白)前来则甚?

  (白)前来讨封。

  (白)你在武家坡前骂得我好苦。我是不封你的!

  (白)武家坡前,不知是你。

  (白)若知是我,想必就不骂了。

  (白)若知是你,还要多骂上几句。

  (白)更加不封了。

  (白)你若不封,我还要骂。

  (白)三姐听封。

  (西皮摇板)三姐不要跪面前,有一个来由在其间,西凉国有一个代……

  (白)你与我带了什么好工具来了?

  (白)你且听了。(西皮摇板)西凉国有一个代战女,她保孤王坐银安。

  (西皮摇板)西凉国有一个女代战,她为正来奴为偏。

  (西皮摇板)说什么她为正来你为偏,你我夫妻还在先。孤王有日登宝殿,封你昭阳掌正权。

  (西皮摇板)谢罢万岁龙膏泽,今日才得凤衣穿。

  (念)平贵离家十八年,

  (念)刻苦受难王宝钏。

  (念)今日夫妻重相见,

  (念)只怕相逢在梦间。

  (白)三姐,你看红日当空,非是做梦。

  (白)此乃当真?

  (白)当真。

  (白)公然?

  (白)公然。

  (笑)哈哈哈……

  (白)三姐随我来吓!(同下。)(完)

  解读词条背后的学问

  学者、资深电视人

  这些保守京剧里的豪杰男主,为什么今天看来都是渣男?

  《红鬃烈马》用目看,薛平贵就是一渣男。京剧《红鬃烈马》的唱词里充满了“用目看”,能够说到了俯拾皆是的境界:“打开罗衫用目看,才想起寒窑刻苦王宝钏。不分日夜回家转,为的是夫妻得团聚。三姐不信掐指算,连去带来十八年。”词很水,思惟内容却...

http://mindofyuvi.com/hzlm/2/
上一篇:情不知所起:京剧红鬃烈马解读专题 下一篇:CCTV空中剧院 20180430 京剧红鬃烈马 12

报名参赛